[全职] The Teaser | 01

哨兵向导,架空未来星战,叶黄/王喻/乐周/孙肖,二设有OOC有雷有狗血有,全是扯淡,随便写写。




The Teaser 


01


黄少天躺在一片星海中。


他永远也没法习惯这种明明飘着,四肢却沉重得跟尸体一样的感觉。从踏足W2星体那一刻起五感收集到的全部信息流星雨一样噼里啪啦地砸下来,重重穿进他的脑壳里:军需处的太空罐头味儿和惜字如金的下士装模作样戳古董计算器的声音,还有他桌子上摊着的通讯器左上角的今日星报第三版以及右下角的饲养电子宠物教程,店里另一位顾客费劲算着本月收支平衡的喃喃自语,诸如此类如此种种,当然还有那艘自杀式无人艇穿破保护罩的爆响,W2-2驻地就像个漏了气的氮气罐,嘶嘶地发出刺耳的声音,冒着滚滚白烟——还是白雾来着,管它那么多,爆炸,轰炸,更多的无人艇,空气摩擦空气,真空之外绝对寂静一样的耳鸣,等等等等,有人在说话,仔细听的话有点像转钮坏掉的收波仪:接下来请收听安·米其林·阿尔志跋绥夫娜小姐为我们带来的——嘶——其中的3'5号齿轮使用新型材料制成,质量比前一版轻了百分之——嘶——乘坐1226号微型客运船的乘客请注意,舱门将于——嘶——砰砰砰砰砰砰砰更多的导弹掉下来,在光滑的防护罩上滑开了,他在瞄准器里瞄准了什么东西,勾一勾手指。没冰雨趁手,不过不在陆上,敌人不过是区区无人机,他只要待在机舱里就好——嘶——联盟总部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失踪的——A区防护罩:破损率43%——

他觉得脑仁儿——如果那玩意还没沸腾着把自己煮熟的话——疼得厉害,太多了,落下来的星星太多了,太嘈杂了这个世界,他得讲点什么。黄少天张了张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他懊恼地摇摇头,之前他在做什么来着?对,自杀式无人艇……他得战斗,他的战斗服好好地套在身上,他用余光扫着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穿着在β母星上常穿的那套衬衣短裤,他好久没见到这身衣服了,因为战争开始了很久,而他一直没有得到休假回去——不是他拒绝了休假,因为,因为——

星海慢慢凝结成星的河流,驮着他缓缓地流向某个未知的点。在宇宙中这样的点太多了,他在驾驶舱里注视未探索的区域时常觉得兴奋,飞行器轻盈地漂浮在虚无之中,再往前一步,人类对这片未知的了解就更多一步,而在那最后的最后,他最终能够找回那个人。

他在星河的尽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夹着烟站在那儿,冲他招招手。黄少天挣扎着站起来,他得跑过去,使出学过的所有体术剩余的全部体力冲过去抓住他,重复他的名字直到对方故技重施地用个久违的吻堵住他的嘴。他需要他的向导,这操蛋的信息过载还是神游还是长夜都不是事只要他那牛逼哄哄得让人又爱又恨的向导在——


少天,别去。


有人捉住他的手。他想睁开,但手腕上的阻碍纹丝不动。有什么东西绕过了精神屏障,缓慢然而有种不容置疑的坚定,一分一毫渗入他的精神领域里。这是种熟悉的暖洋洋的精神力量,黄少天一时想不起那是谁,不是叶秋,那是谁?用不着攻击它,有个声音说,安安静静的,那些嘈杂的噪音一下子轻了许多,四周的星星都黯淡下去,那个远远的身影现在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了,黄少天无法移动,但是他越来越困,好像之前十几天的高度紧张备战状态终于到了头,那个声音还在说些什么,但他已经没有心情去听了,他太困了。

最后一点光也熄灭了,遥远的星光重又闪烁起来,宇宙回归一团棉花糖般的黑暗。



喻文州松了口气。

“睡着了。”他简短地说。精神放松下来,身体不自觉地往后软倒,被王杰希捞了个正准。

“逞能。”他的哨兵刚下飞行器就感知到了这边的波动,战斗服还没来得及换,额上汗水干了又覆上一层。

黄少天从来是个狠角色,这次他的精神领域压缩得快成了黑洞,“我觉得自己快塌缩在里面了!”喻文州之前被叫来救急的张佳乐说,“让我用暗示杀个人还差不多,安抚哨兵这档子事实在不是我擅长的啊!”

“多亏张队拖住了少天一会儿,要不等我赶到的时候他就该进长夜了。”喻文州缓过劲来,冲张佳乐微微一笑。他的脸色还白得很:虽然是个首席向导,但要把同为首席的哨兵从长夜状态中拽出来,大概就不是冷汗湿透脊背的程度了。

王杰希脸色也不怎么好。再怎么理智再怎么以大局为重,刻在哨兵骨子里的领地意识还是让他觉得不舒服,而精神触梢反馈回来的消息也令人担心。喻文州说不定比他更早觉察到这些细小的情感波动,他扭过头对王杰希眨眨眼睛,眼睛弯弯。

轻轻探过来安抚哨兵的精神触梢好像调皮地挠了挠王杰希的手心。

他本来就是个冷静的人,不至于因为喻文州的疑似撒娇而软化,但口气确实没哟之前那么冷冰冰了。

“你先回房休息,”他对喻文州说,“我叫人来盯着黄少天。”

“看着你们秀恩爱,我忽然觉得我跟黄少两个孤家寡人都挺可怜的,”张佳乐装出一副深沉的样子,没过两秒就破了功,“好了王队,上面还等着你交报告呢。”

——总部中唯几没有结合对象但还是入了军籍而且军衔不低的单身向导之一,张佳乐同志,是个次席哨兵都未必打得过的奇葩向导,向导中的战斗机,擅长用情绪炸弹轰炸敌方精神领域,听说那场景具象化了绚丽异常。



不过在向导学院叶秋才是那个神话级的存在:连首席哨兵也未必打得过这个向导。

常识来讲这种人就该注孤生,尽管他也挑起了不少哨兵的好战心,但追求一个比自己还厉害、一开精神领域还不知道会被精神暗示拐到什么犄角旮旯里做出奇怪的举动、身世成谜但却敢对总统大人开嘴炮的向导,还是男性向导,总有点奇怪。

黄少天属于自始至终追着叶秋屁股不放找到机会就强烈要求切磋的哨兵之一,但他跟叶秋的结合更像天上掉馅饼:正追着这个好像永远也追不到的家伙,忽然一道命令下来要求他们以结合为目的多进行接触。

就算是被巨大馅饼砸懵了的黄少天也知道这是政婚:他是β星系领导家族的直系血脉,又是个处处拔尖的首席哨兵,天时地利人和,才觉醒没多久就“接手”了在联盟中枢混得风生水起的第一向导。

叶秋意外地配合,除了在床上……呸呸呸,黄少天表示这都是他大人有大量,自家向导就是用来宠的,但摊上了这么个牛逼的向导——叶秋的光辉事迹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侃——你能做的事情似乎也剩的不太多。

那又怎样。

黄少天被推进营养舱,舱门合上的时候他默默把手放在唇上,闭着眼睛吻吻自己的手指,假装它带着呛人的地球烟草味道。过分敏锐的感官骗不了人,空气里充斥了寡淡的营养剂味儿,还有一点张佳乐和喻文州遗留下来的气味。

叶秋还活着。他还没体会过传说中撕裂灵魂的疼痛,也就是说他的向导还活着,但他完全感知不到对方,无论把精神触梢探出去多远,触到的都是宇宙一样的真空,好像站在帝国边界上向更外的太空伸出手去,触到的也是随处可见的虚无。那道线的意义究竟在哪里,迈出去是不是要面对更加巨大的孤寂?

据说叶秋是在执行一次边境任务时失踪的。从那一刻起,黄少天觉得自己陷入了无休无止的,绵长的耳鸣。

原来是这样庞然的寂静。

营养液慢慢漫过他的口鼻,黄少天依照手册中的要求尽量排出肺部的最后一点空气。

咕嘟。



周泽楷和孙翔搭同一艘运输艇到达联盟母舰,一头栽进了张佳乐铺得太夸张的精神领域。

他拽拽孙翔的袖子,停住了脚步。孙翔不怎么耐烦地回头看这个几乎不说话的旅伴,看那双漂亮得不像话的眼睛闭上了,长长的睫毛翕动着。周泽楷说:“真美。”


……孙翔完全不想理这个家伙。


tbc

评论(9)
热度(378)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