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 The Teaser | 02

02


喻文州放任自己沉进水里,他的猞猁跑出来,也跟着跳进去,扑腾了他满脸水,才满意地甩甩尾巴,趴在他膝头上。

“别闹,索克萨尔,”他放松地挠它的耳根,打开通讯器,“少天没事了。”

“那臭小子再穷折腾准等不到……算了,卧槽你这只蠢狗不准再啃桌腿!”

“砰”地一声巨响,接下来是例行的追打时间。喻文州轻声笑了笑,却被敏锐的魏琛捕捉到了:“笑屁!”

“以前在塔里,少天闯了祸你也是这么追着他揍。”喻文州抱着膝盖蜷起来,索克萨尔沿着他的手臂攀到肩膀上,像一条巨型皮草围巾把他的头围在当中,嗅着他的鼻尖,眼睛眯得狭长。

幸好精神体没那么重。喻文州分神想,也许是热水起了作用,说起过去的事情总让他有点神游天外的恍惚。

“谁让他一个移动的信息素发射塔总往未结合向导堆里窜!拉都拉不住,幸亏早早把这祸害丢出去了,万一他哪一天把持不住标记了一个没那么相容的向导老夫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了。”黄少天是个好苗子,刚觉醒就已经是首席哨兵的水平,魏琛当惯了媒介人,从这家伙在塔里一鸣惊人就一直琢磨着给他配个好伴侣。

“大概是因为叶秋总来给我们做实战辅导吧。”喻文州幽幽地说。那时候他刚勉强够上次席向导的水平,现在说得上名字的这些人,无论哪个都能把他控得死死的。用实力说话的地方,就算跟黄少天同出蓝雨,他这个庞大家族根系中远离中枢的远亲,也只能站在好事者包围圈外安静地看那些与他同时进入塔的同龄人们发出耀眼的光芒。

魏琛不说话了。

“老叶那混账,还是没消息?”

“搜查队在努力。”喻文州绕开那个词,听得魏琛重重叹一口气。同为向导,又认识得久,他很容易感知到魏琛情绪中的沉重。

但对方很快收起了声音里粘滞晦暗的部分,仿佛隔空拍拍他的肩膀:“你不能受这影响,我可听见了啊,你在动摇。”

“我知道,谢谢你,”喻文州笑笑,“导师。”


欧亚猞猁动作敏捷地跳下地,扑住了闪进浴室的什么东西。

“魏琛?”王杰希跟着他的领角鸮走进来,随手解着衬衣袖扣,把袖子卷上去露出一截修长瘦削的手腕。

灵巧地挣脱了索克萨尔魔爪的王不留行在空中打了个旋儿,落在他肩膀上,抖了抖羽毛上沾到的水,又盯上了王杰希的发旋,使用迂回战术,啄起他的一束头发捋了捋。

“嗯,”喻文州托着腮看自家精神体像咬碎小型哺乳动物纤脆的头骨那样对付王杰希的裤脚,觉得心情好了很多,“再不给少天找个临时伴侣,他下回能把母舰掀了。”

首席哨兵的长夜对其他低级哨兵的威胁,他们在塔里的时候看了无数向导疏导失败的案例。目前喻文州还能疏导得了他,但他已经是母舰里顶尖的向导了,再恶化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只有把黄少天放逐人烟稀少的边缘星系这一条路可走。重要战力和潜在危险的平衡,他们这些指挥官级别的人不会不懂。

“那也得他愿意,”王杰希往脸上扑了些冷水,往喻文州那边走过去,头顶上落了一只,裤腿上还拖着一只,“给他配个新向导让他掀了母舰的可能性比较大。”

“我知道。开个玩笑嘛。”喻文州把猞猁招呼回去,索克萨尔窝在喻文州怀里冲王不留行呲牙,后者长长地鸣了一声,飞下来落在它立起的双耳之间,舒舒服服地安了个新窝。喻文州碰碰它的喙,被亲昵地蹭了蹭,他抬头重新看着王杰希:“长久下去对谁都不好。魔术师大人不如使个魔法?”

“……”王杰希无语地看着他的向导,喻文州凝着水珠的发尾向下,肩胛骨上方,那里刻着他施与的烙印,它的样子可以反映哨兵的状态——即使两人被任何屏障隔开——那是他们灵魂熔于一体的证明。

哨兵身上并没有类似的东西。他大概理解一点黄少天的心情:如果喻文州就那么凭空消失了,他也会发疯的。

“我不会变成那样,”王杰希突然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喻文州不用看他那张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也明白自家哨兵的心思又在须臾之间跑了好几光年远,他低下头揉揉领角鸮的小脑袋,还是说:“我知道。”

雾气在狭小的标准配备双人间浴室中寂静地弥漫着,猞猁的尾巴不时搅出水声,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而他们都清楚,上面不会让现在这种虚假的平静持续下去,前方的战线正在悄然成形,而同叛军的重新开战一触即发。



“听说上面又调来几个哨兵,这是要重新开战的节奏啊,你知道不?”午餐时间,张佳乐拽着肖时钦八卦,顺手叉走对方盘子里一块切好的肉塞给在他俩身边盘旋了好一会儿的生灵灭——肖时钦的精神体——小蝙蝠被食物的重量打破了平衡,一头栽下去,倒挂在肖时钦胸袋上不动了。

肖时钦扶扶眼镜:“要是叶秋真的落在对方手里,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不放弃他被叛军软禁了的假设,这是真爱啊,”张佳乐放下叉子,一本正经地做鬼脸,“要不是看在你是个向导的份上,黄少早就给你下战书了。”

“我只是觉得很奇怪,叶秋的作风虽然,呃,”他停下琢磨了一秒用词,“比较霸道,但绝不是那么不谨慎的人。那段被破坏的数据一定有问题。”

“技术宅的世界,无法理解,”张佳乐摇摇头,忽然眼神一亮,“哟,有新人进来了。”

在场觉察到这件事的人不止他一个,大家的视线方向全部转向门口,用目光迎接推门进来的两个人。

孙翔的姿态跟他的白虎一样趾高气扬,但不久他就发现全场都在盯着自己的精神体看。他的精神体是非常少见的可变化型,刚出现的时候是匹极地狼,后来变成了印度豹,害得他差点连人带精神体一起被联盟秘密解剖。转变成现在这样是在运输艇上:他们完成一次空间跳跃,再把精神体放出来的时候就成了只白虎。他觉得这家伙有点眼熟,不过挺帅的,就随它去了。

反正周泽楷见了什么也没说。孙翔不知道对方的精神体是什么,说不定是只雄孔雀。

“那是……一叶之秋……?”

有人总算问出口。一时间食堂里不同反应的精神领域在各个角落暴起,几乎碰撞出肉眼可见的火花。张佳乐揉揉眼睛,不敢相信地戳了下肖时钦:“不是吧,‘那个’一叶之秋?”

肖时钦冷静地探出精神触梢接近那只美丽而凶猛的精神体,一触立即缩回。白虎觉察到了这次试探,冲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发出低沉的吼叫。

“没错,就是它……”肖时钦出了一身冷汗,“为什么叶秋的精神体会出现在这里?”

孙翔远远地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发现胆敢试探他的向导看起来没什么让他想殴打的欲望,“哼”了一声就扭过了头。他是个哨兵,五感灵敏得很,满场细碎的交头接耳没有一声漏过。

“什么叶秋的精神体,这就是我的精神体!一叶之秋是什么鬼名字……”他叫出那四个字的时候白虎回头看了他一眼,孙翔忽然改了主意,“……那就叫一叶之秋吧,名字这种东西又不重要。”

被他的精神体夺走了全部注意力的周泽楷拍了拍他。

“怎么了?”孙翔有点不耐烦,这个不说话的旅伴居然更喜欢用肢体语言表达,要不是听他说过那么几个字,还以为这人得了失语症。

“……”周泽楷往他的通讯器上传了个文件,“菜单。”

是食堂供应的食物名称,已经有几个名字灰掉了。孙翔早觉得饿得半死,赶紧拿了个电子餐盘开始点菜。

周泽楷也往肖时钦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在刚才那些此起彼伏的精神领域里他也感知到了那个特别绚烂的,一闪而过,像簇令人意犹未尽的烟花。

但张佳乐十分心宽地忽略了这个新人仿佛意有所指的目光,他指指周泽楷跟肖时钦说:“那个新人,长得有点好看啊?”


……肖时钦也完全不想理这个颜控。


tbc

不拆不逆。年底快不会说人话了,凑合着看吧

评论(7)
热度(184)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