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 The Teaser | 03

03


王杰希和喻文州错过了孙翔的精神体引起的第一波骚动,不过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艘母舰的每一个角落。

首席们凑在一起开会的时候喻文州才见识到传闻中的“一叶之秋”,饶是平素淡定如他也忍不住睁大眼睛。

“精神体是叶秋曾经的那一只没错,”坐在他旁边的张新杰冷静地观察着,皱起了眉头,“但它身上叶秋的精神痕迹已经消失了。”

被围在当中围观的孙翔已经习惯了周遭群众一脸“快看!怪物!”的表情,或者他们的惊讶在他眼里可以翻译成这种台词,干脆对于试探过来的精神触梢也不再有太大反应,只坐在自己座位上无聊地戳面前的光幕,翻看近期的计划书和任务书。引起了轰动的一叶之秋跟他的主人一样兴趣缺缺,趴在孙翔脚边佯睡,不时像扑飞虫一样打掉悄悄伸过来的精神触梢。

“简直是人格突变,”喻文州在心中将它与过去叶秋拥有的那一只做了比对,感慨道,“真想让叶秋看看这个。”

“小心他把它给拆了研究构造。”肖时钦耸耸肩,他在制造小玩意儿的领域跟叶秋颇有共同语言。可他家生灵灭听了这话倒是毛了,从他胸袋上窜出来,敏捷地啃上了自家主人的耳朵。不小心同时冒犯了全部精神体的向导把它揪下来:“你又不是吸血蝠,还是说你也突变了要我解剖一下?”

小家伙颓丧地倒在他手掌里不动了。

一直沉默着的张佳乐突然问:“那现在叶秋的精神体是什么?”

大伙用一种“华生,你发现了盲点!”的眼神看着他。

在一般人的常识中,精神体与哨兵和向导的关系无疑是从一而终的。

“不排除一种可能性,”喻文州斟酌着说,“在特殊情境下被激发的、新的类觉醒行为。”

“二次觉醒?”张新杰问。他看了眼喻文州:二次觉醒在塔里是个非常流行的都市传说,而能力逐年提升的喻文州则被戏称为这一传说的实现。

“更准确地说,这是一种伪二次觉醒。特殊能力者的精神力量在某种刺激下发生改变,从而产生了新的变种……目前的数据库里没有详细的记载,”喻文州的手指迅速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滑动着,停在了一处,“但在二百多年前的一份航行日志中确实提到了类似的现象,不过由于是发生在一位末席哨兵的身上,在当时的战乱中并没有得到相应的重视。话说回来,孙翔的精神体所发生的变化,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认作这种现象的变种——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前他的发挥并不算稳定。”

张佳乐揉了揉太阳穴:“肖时钦想说他错了,要解剖一叶的是你。”

“毕业论文的时候做了些相关研究,”喻文州笑笑,“说不定未来能用上。”


跟围坐在一起的向导们一样,哨兵那边也炸开了锅。平时最吵的黄少天不在,谈话倒显得一板一眼。

“又来两个单身的,上面这是要开联谊会的节奏啊?”方锐跟周泽楷从塔里同期毕业,对自己这个出了名寡言的同学兼民间册封的校草挺有印象,“周泽楷还没找着向导真是个奇事,塔里倒追他的向导可是论打数。”

王杰希淡淡地把视线投向了对面说得正认真的喻文州,言下之意不言而喻:别打我家向导的主意就成。

他正在看新人的履历,“咦”了一声:“孙翔之前就有精神体变化的先例?”

“有啊,”孙翔总算说话了,“反正也没什么影响我就没管它,打个报告算完,谁知道这次闹这么大。”

还隐隐有点骄傲的口吻。

“这次是什么时候的事?”李轩插了一句。

“路上。”答的人是周泽楷,大家纷纷看他,期待他再说点详细的,结果人家说完两个字就又不动了。

这次来自σ星系的增援分为两部分,两位首席哨兵与大部队分开,采用另一条航线秘密前往总部母舰,所以见识了那种变化的,除了孙翔本人,就是在迷你运输艇上跟他大眼瞪小眼的周泽楷了。

“就是来这儿的路上,”孙翔冲周泽楷翻了个白眼,他对这个八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旅伴没什么太多好感,还是自己解释了,“两个宇宙日之前吧,从一个虫洞出来它就这样了。”

“维度扭曲?”唐昊问孙翔。

“怎么可能,”孙翔撇撇嘴,“你当我家精神体是橡皮泥啊,一扭曲就连形状一起变了?”

“最好还是去舰医那里检查一下。”王杰希提议。

“得了吧,”孙翔往椅子靠背上一靠,干脆把一双长腿翘上了桌面,“我已经被对面那些家伙摸够了。再说那家伙第一次变形的时候联盟差点连人带精神体解剖了我,检查什么的免谈。”

说着他瞟了一眼肖时钦:胆敢第一个对他伸出精神触梢的家伙,看着面相挺纯良,胆子倒不小嘛。

“说什么呢?”楚云秀和苏沐橙一前一后进了房间。

除了新人,大家的视线都悄悄的投向了苏沐橙。她见到一叶之秋也是愣了一下,随后便像平常那样微笑着对每个人打招呼。

“咳,”喻文州清了下喉咙,“既然人到齐了,那么我们开始吧。”


会议内容十分常规,在新人正式进行自我介绍——他们的官方资料早就人手一份——之后,喻文州作为新作战计划的指挥官,向这些母舰上的精英们传达了帝国高层对叛军的处理决定。

“歼灭。”

他简单地说,随后密密麻麻的计划书便出现在了各人面前的光幕上。

会前轻松八卦的聊天气氛转瞬之间不见踪影,所有人都投入到紧张的阅读中,偶尔与邻座小声讨论其中的细节。

散会后,喻文州叫住了孙翔。

“这是个私人请求,”他低头看着一叶之秋,“能同我去见一个人吗?”



黄少天还在沉睡,整个空旷的房间里只有监控仪器发出的、单调的嗡嗡声。

“少天的向导是一叶之秋之前的主人。”喻文州介绍道。

孙翔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看着给他添了不少曝光率也添了不少麻烦的精神体。白虎看起来有些困惑,它蹲在透明的观察窗前好奇地往里窥视了一会儿,把身子盘起来,打起了呵欠。

喻文州观察着一人一虎:“你有感觉到什么吗?”

“没有。”

“那么麻烦你了。”喻文州的语气十分平和。他带领孙翔穿过漫长的走廊,来到休息区:“旅途颠簸辛苦了,如果有不适可以去找舰医,他不会多问什么的。”

“是啊,”孙翔心不在焉地答,指指地图上的医护室,又指指注明了他们所在处的红点,两点几乎重合,“他盯着我呢。”

他们身后的幕墙另一边,接到了通讯消息的肖时钦默默注视着这个新来的哨兵。旁边被认错的正牌医师摆弄着自己的仪器,好脾气地摇了摇头。

喻文州笑了:“欢迎加入我们。”



黄少天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那是他第一次真正接触到那片漆黑得并不彻底的虚空,脱离一颗行星的重力场进入宇宙之中。好像浸在刺骨的冰水里,漂浮着,任何一个方向都没有着力点。不远处的巡逻艇和遥远的恒星所散发出的光忽然变得刺眼,如同他作为哨兵刚刚觉醒的那个时刻,整个世界的声与光与气味一股脑地钻进脑子里,轰得他只觉得脑壳嗡嗡作响。

有谁轻柔地拽住了他,那人的精神力量强大并且温柔,替他疏导杂质的触梢令人安心。那时候他从第一次信息过载的眩晕里醒过来,看到一个叼着大约是传说中的卷烟的不明物体的男人,那张脸看起来跟温柔完全不沾边。男人像个锚一样把漂浮着的他扯住了,在路边的什么东西上面戳弄了几下,把它变成了一个通讯器:

“喂,老韩,给你捡了个小哨兵,记得来认领。”

那种感觉十分温暖,与舰艇中使用电与磁模拟出的人造重力场不同;即使他孑然一身处在这茫茫之中,也不会觉得迷茫。

真是令人怀念的感觉。周身慢慢冷下来,黄少天睁开眼,营养液已经悉数排出,他推开沉重的舱门,看到喻文州在等着他。

“队长,我……”还没从那片情绪海洋中完全走出来,黄少天难得语结,磕磕绊绊地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想自己又给喻文州添了麻烦,但好友之间并不需要说些多余的。他想起那个梦,心脏被一股剧烈的痛楚擭住:“我梦见叶秋了。”

喻文州的精神触梢轻柔地安抚着他。



“刘队,他们的布置又增强了。”陈夜辉检查着无人侦察艇发回的影像,向指挥官汇报。

“总部这次玩得也太大了吧,区区一个η区,用得上这么大费周章了?”刘皓烦躁地敲着控制台。偌大一个帝国,闹独立闹自治的星系多得去了,真不明白联盟总部这次为什么单单非要打击他们。

“刘队,他们不是觉得我们软禁了叶……叶秋吧?”张家兴在旗舰里小心翼翼地扩散着自己的精神领域,他有点担心刘皓会暴走。

“砰!”控制台上冒出一缕青烟。

刘皓丝毫没感到疼痛似的,恶狠狠地提高了声音:“软禁?要是叶秋真落在我手上,看我不整死他!”

可是人家是个SSS级,你打不过啊……


旗舰大厅里的其他人,完全不想理他们的指挥官。


tbc

*母舰上的首席约等于国家队成员,有SS/SSS的区别不过不重要就不提了。

**委屈刘皓当一回反派,谁让撸主不喜欢你呢

***为什么你们的重点都是颜控的乐哥!

评论(8)
热度(154)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