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 The Teaser | 05

05


刚来不久的时候,叶修被陈果拉去跟她口中的“小唐”切磋过一次。

空间洞穴的底部,原本堆着盛有非法货物的密封箱和飞行器废料的地方被清出了一块空地。叶修站在边上看陈果指挥小弟们搬东西,一头雾水:“你这是要干什么?”

“给你们腾个地方打架啊,”陈果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看闲站在一旁的他十分不顺眼,“赶紧过来搭把手。”

敢情这是把他们当角斗士了,叶修心想,要备点爆米花吗?

“竞技场”搭好,唐柔站在一边活动手腕。她跟这个新人打的交道不多,只知道是个被从军队里赶出来的向导在他们这里避难,陈果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叶修跟她招手示意可以开始,唐柔抢攻。她对自己的速度一向十分自信,平时随队航行的时候也见过一些哨兵,积攒了不少战斗经验。

但是,被压制了,而且毫无还手之力。

唐柔震惊地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同她不过隔了十几米的叶修此时看起来无比遥远,脑内许多尖锐的声响呼啸着穿过,她抱着头卧在地上,而不过一瞬,对方的精神领域已经撤掉了。她重新找回了五感。

陈果完全不知道这电光石火之间发生了什么,反倒从一开始就没怎么动过的叶修“咦”了一声。

“老实交代,你对小唐做了什么??”陈果跑过去扶起唐柔,后者扯出一丝微笑跟她说没事,自己站了起来。

“再来!”

叶修什么也没说,陪她又如此几次,直到陈果实在看不下去,强行把人拉走休息,临走还恶狠狠地瞪了叶修几眼。

没看走眼,是个好苗子啊。叶修全然不为所动地走回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卸起了报废飞行器。他的精神领域无声地笼罩着整个洞穴,不动声色地探索着新的可能性——

偏有不长眼神的冤大头自己撞上来。

几声巨响后,一队陌生战斗艇炸开正门闯进来。为首的是个哨兵,一眼瞄到叶修,操控飞行器把他踩着的脚手架碰翻。叶修不算雅观地就地打了个滚卸掉冲击力,拍拍身上的灰跟那人装傻。

闯入者居高临下地问:“你们那个蠢娘们呢?叫她出来!”

“老板娘不在。”叶修慢吞吞地答。他扫了一眼对方的配置,是不久前刚被淘汰的这一批军用艇改造的,他十分熟悉,不由得心中一喜。

“不在?那就先拿你开刀吧。”

旁边的普通人打杂小妹看得心惊胆战,心想唐柔这个主要战力不在,这可如何是好。刚要溜去找陈果,眼前就被离子束开了个深坑。

“别怕,”叶修探出精神触梢安抚她,“我陪他们玩玩。”

“怎么没听说过兴欣还有个向导?有意思,有伴了没?看着像军队里出来的,是不是太弱用了一次就废了啊?”那哨兵见周围都是普通人,十分嚣张,“要不要来给大爷暖床?咱哥们几个可都是很温——”

话没说完,他忽然伸手扼住了自己的喉咙,面部表情狰狞极了,青筋毕露,口中发出软骨挤压似的古怪声音。他的同伙一看不好,刚把枪统统瞄准了叶修,就也纷纷用力掐住自己的脖子,抽搐几下,不动了。

“不好意思,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叶修收回精神领域,口气颇遗憾地说。失去了驾驶员的战斗艇进入自动模式,缓缓降落地面。他抚摸着这些老朋友们,心中一直勾勒着的计划慢慢成形。


“你到底是什么来头?联盟里的人都这么厉害吗?”陈果安顿好唐柔出来就看到这么一副十分魔幻的景象,幸好她神经坚韧,经得起短时间内一而再再而三的震惊。她跑过来盯着叶修上上下下地看:面前这个人穿了套好像永远没换过的旧军装,肩章和胸标都只留下了撕坏的痕迹,再加上不修边幅的卖相,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个落魄的避难者。倒是刚才使用精神领域时集中精力的样子看起来同平时不太一样。

开玩笑,要是他们平时运货时碰到的巡逻队都这么强的话,宇宙海盗们就算有多少条命也不够用的。

叶修从驾驶舱里探出头来,递给她一只螺丝刀:“只是你运气比较好,碰上了个厉害的而已。”

……脸皮也太厚了。陈果不顾形象地翻了个白眼:“那么厉害的向导先生,你打算就在我们这里窝藏一辈子吗?”

“那怎么会,”叶修惋惜地敲敲坏掉的控制台,“我当然要回联盟找我的哨兵。”

“啊?”陈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叶修拍拍她:“没了总督的驻军现在已经是叛军了,我是因为一点私人恩怨被赶出来的,上面并没有正式批准。η区这边我熟得很,回去说不定还能戴罪立个功什么的。”

美女海盗头子看他说得轻松,十分怀疑这人只是在开玩笑,刚要发怒,就看到叶修敛了没正形的笑模样,站直了身体冲她伸出一只手:“不过在那之前我需要一支高机动性的小队来突破叛军的防御圈,你愿意帮忙吗?”

他站得笔直,这样看起来才像个军人了,坚定而可靠,眼神诚恳,充满了说服力。

在她这里寄住了好些天,陈果从来没有见过叶修这样的样子。

“好。”

“那行,先把那些尸体处理了,我回头列个单子。”叶修摆摆手,重又一头钻进驾驶舱里。他得抓紧时间把这些缴来的飞行器调整到合适的状态。γ星系的战事不会持续太久,待联盟军把η区叛军摆平的时候那就太晚了——黄少天一定会上前线,而他怎么能让他的哨兵孤身战斗呢?

“……”陈果对这个正经了没一会儿转眼又回归了原本模样的家伙十分无语。

“谢了啊,老板娘!”



叶修那边正紧张地准备着,联盟总部这边的气氛也不算轻松。

γ星系的骚动告一段落,对η区的出征日已定,首席们聚在一起又开了几次短会,讨论修正一些作战计划上的细节。考虑到η星系、尤其是人口集中的η-3、η-4双行星系统在战略层面上的易守难攻性,联盟这次行动不可不谓是大手笔,意在将叛军一举拿下。

大家对见到一叶之秋后就沉默得诡异的黄少天十分不习惯。连喻文州也显得有些忧心忡忡,毕竟参加战斗的首席们多数还是未结合——这实在不是件符合常规的事情,只能说联盟近些年的自由恋爱之风愈演愈烈,迫于政治或家庭压力的结合越来越少了。

——尽管现在最棘手的就是这个家族授意而双方心甘情愿的例外。

察觉到喻文州的担忧,王不留行盘旋着落在他肩上。王杰希隔着几个人遥遥看了他一眼,有一股令人安定的暖流从两人灵魂结合的地方缓缓传递过来。喻文州对他微微一笑:虽然在外人看来,有魔术师之称的王杰希看起来既不近人情又难以捉摸,但骨子里毕竟还是个体贴的人。

喻文州又往黄少天的方向看了一眼,想起一些往事,慢慢笑起来。


那是他的能力刚刚达到首席判定、从塔中毕业的时候,王杰希还是联盟里的新星,跟他难以预测的战斗方式一样出名的还有他那变化莫测的精神领域。联盟不是没有尝试过往他身边塞各种各样的优质向导,但所有人都对那座迷宫一样的精神力堡垒束手无策。那时王杰希刚结束一场鏖战,敌人倾尽四个首席向导之力把他几乎拖进长夜,总部被迫无奈,连毕业生也统统叫来解决难题。最终成功的是喻文州——谁也没有预料到这一点——当然他给王杰希做完精神疏导后几乎昏睡了三天,刚醒来就听说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给魔术师下了战书。

“那是你的哨兵?”模样还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王杰希指着把喻文州护在身后、嘴里一刻不停地念叨着“来单挑”“魔术师了不起啊”“来战来战来战来战”的黄少天问。

“不,”喻文州也有些好笑,“他在追叶秋。”

他看着王杰希显得稍大的那只眼睛跳了一下,两个人一同笑了,搞得夹在其中的黄少天一头雾水。

“那我可以追你吗?”王杰希问。

来自β星系的两位年轻人都当场陷入了石化状态。

后来的后来,人们再问起当时那次凶险的疏导时,喻文州想了想,一字一句地说:“比起疏导,他大概更需要的是理解。”

另外,那样错综复杂、精致又诡谲的世界,对杂质本就具有强大的消化能力。喻文州在其中感知到的,令人意外的存在,却是对自身的压抑。


往事让喻文州的精神稍稍放松了一些,肖时钦拿着一张沙盘图来找他讨论,顺带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压力太大。”

“没事。”喻文州笑笑,把沙盘拖到自己面前的光幕上。

肖时钦刚要凑过去解释,只听到下方传来一声低吼:一叶之秋不知什么时候也跟来了,蹲在肖时钦脚边,冲喻文州呲牙咧嘴。

“不好意思,它刚变形,还不太好控制。”孙翔坐在原地干巴巴地解释。

喻文州看看对面拼命掩饰自己占有欲的哨兵,又看看身边站着不是蹲下也不是的向导:“噗嗤。”


……活了这么些年,肖时钦第一次设身处地地明白了什么叫骑虎难下。


tbc

*老叶不是不想黄烦烦,他只是比较擅长当个行动派w

插叙再铺垫一发,赶紧写到开战就(终于)可以刷起时髦值跑起感情线(们)啦

评论(9)
热度(155)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