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 The Teaser | 09

09


叶修指挥着唐柔和包荣兴避开监控、操作战斗艇接近运输舰机腹。两个新手虽然动作不算熟练,但在走位上总算没出差错,让他稍微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只是单纯的飞行器运输舰队,叶修铺开精神领域仔细辨别着,只在驾驶室找到一个哨兵,而这样规模的运输舰,其中搭载的战斗艇可有几十艘,对于这款新机型而言不算小数。η区不常进行这样的远距离搬运,从其它星系的军火“进口”在当前环境下显然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么目的地只有一个可能——前线。

已经开打了么?叶修想,联盟这次有这么沉不住气?

——舰桥上正关注着战况的喻文州打了个喷嚏。

多年征战经验形成的直觉告诉他其中必有蹊跷,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叶修只能见机行事:旁边还有两个对新机型虎视眈眈跃跃欲试的好战分子呢。

“包子你去盯着三点方向的那艘巡逻艇,小心点别让它扫到你,那个摄像头五分钟转一次……算了,”叶修又扫了了眼四周,“直接打!小唐你对付九点这个,不用节省弹药。我去开门。”

运输舰两侧当即炸开了两团浓烟。叶修冲着舱底的出口去了:运输舰中依旧有几个护送的士兵,虽然是普通人,但此时迎战的可能性极大。

“行了这样就差不多,”他一边观察着两面的情况,“下次不用把整艘都炸掉,看见炮口了没?对着那个打,顺便练练准确率。”

“老大,为什么他们不知道我们接近呢?”包荣兴一边跟监控捉着迷藏,一边还有闲情问问题。

“这个是机密。”叶修装神秘。他捣鼓了几天的机体不说,护送运输舰的这一批侦察艇的雷达有缺陷,所以一般来讲正规军不会像这样将它们同主舰布置在同一平面:到处都是死角。

“哦,”包荣兴有点失望,“那入了军籍是不是就能知道了?”

“这可不一定,看你的造化了,”叶修对他的思路逻辑不知作何评价,“先注意你的后方吧。”

舱门滑开,两艘战斗艇自发射轨道依次弹出,被叶修逮个正着。

还是旧型号。他干掉第二艘,顺便帮唐柔补了一枪,招呼两人过来。

“这个轨道不识别咱们,”他遗憾地宣布,“入舱只能下回再练了,这次就这么飞进去。别撞墙上啊。”

“小菜一碟。”唐柔率先冲进去,正赶上第三艘战斗艇准备弹出,被她近距离大功率轰了个正着,巨响在机腹里传了很远。

叶修扶额。

“下次碰到这种情况只要打驾驶舱就好。”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这么暴力呢……叶修想了想苏沐橙,默默地把视线转向了包荣兴。

“老大你快看!那里有个哨兵!”紧跟着唐柔冲进去的后者兴奋地在通讯器里喊。

哨兵不是用看的。叶修早就感觉到他了,这得留个活口,起码让他们知道这批战斗艇的目的地是哪里。

他用精神触梢跟那个倒霉的哨兵打了个招呼。

“他吐白沫了!肯定是被我吓坏了,看我让他跳个舞——”

“包子先别闹。”

叶修最后一个驶入机腹,经过狭窄的发射轨道,他看见庞大的舱内沿四壁排满了新型号的机体。

那个哨兵站在一架面前,这会儿正两眼发直地原地转圈圈。

叶修走出驾驶舱,过去拍拍那个人的肩膀:“这是去哪的?”

他的精神力压迫的意味极强,连一旁围观的唐柔也感到有些手脚麻木,不难想象当事人的感受。

哨兵战战兢兢地报了个坐标。叶修皱起眉头,但还是放开了他。

不是η-7,这个位置,甚至都不在η星系之内……喻文州搞什么鬼呢?

那人从地狱一样的精神世界里挣脱出来恢复了意识,对着叶修愣了半晌:“叶、叶总督……?”

“你认识我啊,”叶修眨眨眼睛,“那拜托你睡一会儿了。”

“他们总督不是叫叶秋吗?”包荣兴跳出驾驶舱,小跑过来。

“就是我啊,”叶修指了指栽倒在地的哨兵,“扛着他,咱们去驾驶室。”

他有点心不在焉。一张星图在叶修的脑内慢慢展开,η-B,η-7,不知名的坐标点……从空间洞穴出来之后个头窜得极快的幼龙——现在已经有了成龙的模样了——绕着缓慢旋转着的星体们好奇地飞行,最后落在了η-7上。

在那里啊。叶修想,他有一阵子没有思考关于黄少天的问题,单纯的想念不适合他们。距离太远太远,他把精神领域铺到最大也只能抓住一丁点模糊得不能更模糊的感觉。

那家伙,这会儿大概正在那人工堡垒里错综复杂的走廊里打游击吧。他抚上对方留下的标记,感受着自己平稳的心跳。

抱歉,他得先去处理点别的琐事。

运输舰队无声地调整了仅剩两艘侦察艇的位置,向目的坐标全速前进。



黄少天从背后放倒了一个人。

他忽然感到一阵从脊椎传上大脑的战栗,一片缺了很久的碎片严丝合缝地回到了原位上。

死叶秋。他一拳捶上旁边的墙壁,脸上扬起一抹明亮的笑容。

据后来活着上了军事法庭的η-7驻军说,那天他们见到了一个特别聒噪的死神。

“不过笑得真好看,跟恋爱中的傻瓜一样。”



孙翔杀红了眼。

肖时钦几乎看不见他的战斗艇。屠戮变成割草一样的单方面行为,然而孙翔的节奏已经处于失去控制的边缘。肖时钦捕捉着他的意识,尽自己所能地为他疏导,一面应付着四周袭来的的攻击。

他们入敌阵太深,各自带领的小队还被阻挡在最外围,而孙翔俨然一副要取敌方首领首级的架势。

他停不下来。一种令人焦灼的燥热正从他身体里无休无止地冒出来,整个驾驶舱都热极了。耳机里肖时钦好像在说什么,但孙翔听不清。他忽然停下,又返身杀回去——本能告诉他得回到肖时钦身边去,他们离得太远了。

“碍事!”孙翔轰飞一艘挡在眼前的飞行器。他能感觉到脑内那些温柔的抚摸,替他滤掉那些没用的,声音啊光啊味道啊……冷静下来,精神触梢安安静静斯斯文文地跟他讲,跑这么快,追什么呢?

追你啊!

孙翔没察觉他们已经拉开了这么远的距离。他有时看到肖时钦的战斗艇一闪而过,转瞬又淹没在一堆杂兵当中,而眼前总有人挡着——

另一边,肖时钦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有另外的精神力量在干扰他们,敌军的向导也在悄悄铺下陷阱。

混乱之中,他们距离对方旗舰已经很近了。尽管无法同联盟这次的讨伐军阵仗相提并论,但偷袭者的规模着实不算小。

“先退后一段!”肖时钦的精神紧绷到了极限,他注意到敌方仍旧有增援,赶紧在通讯中警告孙翔,但后者充耳不闻,熟稔地趁对方发射战斗艇的空隙钻进了机腹。

大型运输艇随之与旗舰对接,完全遮住了他的视线。


孙翔召出了一叶之秋。他同白虎一道躲在一根柱子后面,等待运输舰上的人卸货。

“热死了,啧。”他抹了把汗,心想怎么到处的空调都坏了。

前去迎接运输舰的人悄无声息地倒在了地上。孙翔错过了这一幕,只看见有人出来;他从阴影中冲了出去。

叶修一抬头,看见一只挺眼熟的大型动物冲自己扑了过来。

得,原来跑这里来了。他错身躲过,让龙去对付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的一叶之秋,转头看见孙翔气势汹汹地提着一把武器朝自己逼了过来。

叶修却没去理他。他正在搜寻另一个向导的踪影,那肯定是个级别不低的家伙,对孙翔的暗示下得难以察觉。

一叶之秋一声长啸,孙翔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动作缓下半拍,电光石火间手中的武器被唐柔架住了。他火气更旺了。

反倒叶修分神看了一眼:这妹子也挺有意思,舱里堆了几件武器,从激光枪到量子炮都有,偏偏挑了把见叶修比划过几次的矛——虽然跟光剑的原理差不多,不过……

他眯起眼睛:那个向导,被他找到了。


肖时钦匆匆在外面组织好了队伍,驾着战斗艇一路不管不顾轰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了这样一幕:

孙翔手中的战矛直指消失了很久的叶秋,眼神茫然,而一个不认识的姑娘则正用矛指着他;在他们背后,一条龙正玩笑似地一巴掌把一叶之秋拍在地上。

“小肖啊。”纯粹在精神世界里解决对方的首席向导着实费了点事,叶修定了定神,在两个后辈之间来回看了几眼,才意识到空气里浓度不低的信息素是怎么回事。

这年头的年轻人还是这么冲动,他想,注意到旗舰上有数个哨兵向导正向这边赶来。

“叶秋将军?”

“是不是觉得挺热的?”叶修松了松领口,从地上随便捞起一把枪,他冲着还在发呆的孙翔喊,“还有那边那个,孙翔是吧,别发呆了,外面也挺热闹,咱们赶紧速战速决吧!”

他拉过肖时钦,又低声添了句:“结合热呢也敢这么乱来?”

肖时钦手里的枪差点掉地上:“……啊?”

叶修摇摇头,抬手对着门口就是一枪,正中推门出来的人胸口。

他身后,耳尖的包荣兴好奇地问道:“什么是结合热啊?”


……肖时钦看着没事人打了鸡血一样重新投入战斗的孙翔,觉得比把队里每一个人安排到合适的地方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还要,心累。


tbc

本来想请个病假,没想到废话够字数了

结合热这么严肃的事情,当然要拖一拖再做

评论(7)
热度(138)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