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 The Teaser | 10

10


“是境外势力,好的,辛苦你们了……补给舰运送的是联盟最新型号?等等,”喻文州的声音难得地出现了波动,“叶秋?”

“我说文州你怎么也跟着他们胡闹,”叶修拿过肖时钦的耳麦,后者确认舰上最后一名敌人被消灭之后,精神放松下来仿佛被人抽掉了全身的骨骼,靠着墙一点点滑了下去,“赶紧派个随便谁过来,这两个简直是要就地解决的节奏。”

“赌一把,”喻文州听到熟悉的声音,禁不住笑了笑,“欢迎回来。”

他看了一眼身旁正摆弄沙盘的王杰希,后者会意地起身准备出发。

“一个人能行?”

“我又不是随便谁。”王杰希淡淡地勾勾嘴角,将头盔拿在手上。他们交换了一个短暂而浅尝辄止的亲吻,精神联结处的波动坚定并且温和。

“全体注意,作战计划变动,”喻文州接通所有队长级的通讯,“叶秋加入第二分队,Plan E。”


张佳乐的眉毛挑了挑。

“黄少,召唤黄少!”

“吵什么吵吵什么吵,我这正埋伏着呢你小声点有话快讲有屁快放!”

这家伙是没听见刚才喻文州的消息吧……我居然被黄少天嫌吵,日子没法过了。张佳乐在内心悲痛地刷屏。

“你到哪了?”

“指挥室外面。”

“三个哨兵一个向导。”张佳乐帮他数着。η-7周围的星域已经被他们清得差不多,多亏黄少天一路瘫痪了三个大港中的俩,守军一时没法使用战斗艇。托了粗心大意的守军头目的福,他的权限还在,这真是帮了大忙。

“好了我进去了,嘘。”

“嘘你个头,听我的,待会儿屏一下你的听力,眼睛自己闭上好了,我数三下,”张佳乐少有用到命令的口吻,“三,二,一,趴下!”

黄少天已经被敌人发现了,但他没去理会他们,就地翻滚了几周,躲到一排控制台下面——

“轰!”

他只觉得什么东西干净利落地轰进了总指挥室,冲击波直接把他拍进了角落里。能量束在墙上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焦黑大坑,却没有继续前进。。黄少天还是什么都听不见,不过在场的其他哨兵比他惨得多:战斗状态下的五感通常极其敏锐,不提光束有多刺眼,单单这造成了强烈震动的巨响就够他们晕一会儿的了。他提着光剑,很快找到了剩下的那个向导。

“太夸张了,哎我说这也太夸张了,张佳乐我知道你总搞些花里胡哨的所以嫁不出去但我没听说你这么暴力啊???”

黄少天在通讯器里喋喋不休,张佳乐听得头大。他戳戳一声不吭的周泽楷:“解释两句啊喂!”

“不是喂,”周泽楷控制着本该是单人驾驶的飞行器,他们平稳穿过了他刚轰出的通道,“周泽楷。”

张佳乐:“……”

黄少天:“……”

黄少天无语了一下,他觉得完全没法跟这个周泽楷交流,有点佩服跟他搭档的张佳乐。他放弃地拿冰雨戳弄地上一个晕过去的哨兵,从人口袋里翻出了一张通行卡。

“就知道这群新来的还得用这种古董,”他对驶进来的战斗艇点点头,“接着。”

张佳乐从周泽楷后座上跳下来,差点被飞来的卡片凌空割喉。

“多大仇?”一直扒在他肩上的百花缭乱说时迟那时快地伸出了一只触手,拦住杀气腾腾砍向自家主人的凶器。

“我可是差点被你们轰掉一条命,”黄少天心有余悸,“叶秋刚找回来我就挂了这还有脸见人吗?”

“还以为你没听见,跟没事人一样,都没点表示,白期待了。”

“期待什么?”周泽楷也从驾驶舱里跳出来。

张佳乐回头冲他招招手。

“没想到那把枪接上你的能力这么厉害,省了不少事呢。”

黄少天刚想以η星系驻军总将领的身份抱怨省个屁的事你知道维修费要多少钱吗,就看见张佳乐扯过周泽楷的衣领,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俊美帅气的脸上,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开了。黄少天张口结舌地看着面前的神展开:周泽楷愣了一会儿,在张佳乐满意地准备功成身退、拍拍手后退一步的时候,忽然凑上去轻轻地碰了碰他的嘴唇。

黄少天简直要石化了。

——当然在这种时候石化,他也就不叫黄少天了。黄少天愤怒地呼叫喻文州:“队长队长队长!叶秋呢叶秋呢叶秋呢!!!妈呀我要被这两个闪瞎了快帮我屏一下视觉!”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回答他:“Plan E。”

旗舰上的总指挥摇了摇头,向剩余的全部兵力发出了列队前进的指令,目标直指η-3和η-4组成的双行星系统一侧。



肖时钦觉得自己的精神力在沸腾。

他一向是个平和的向导,虽然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惹,但总归是个走战术路线的指挥,对所谓热血沸腾没太多经验。

整间修整舱的空气里都是孙翔的信息素,这可太要命了,难怪叶秋把他们俩丢进来就锁了门,放话说不解决问题就不给开……说起来,这要解决的问题,好像有点难。

肖时钦不是个缺乏常识的向导,他当然阅读过课本上关于结合热的那一部分。

——但他不保证孙翔也读过。

对方看起来就不像个会老老实实读课本的乖学生。桀骜,狂妄,莽撞,不可一世,一点也不懂得讨人喜欢,可跌撞蹒跚着也灼灼地发着光。

肖时钦觉得自己平稳跳动了二十多年的心脏颤了一下。又一下。

他缓缓抬起一只手,抚摸青年的脸。

孙翔眼睛发红地盯着他看,眼神热烈得仿佛下一秒就能把他生吞活剥地吃掉。他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共鸣,那鸣响尖锐极了,把理智织成的屏障戳得千疮百孔,本能之下的情欲汹涌地流淌出来,把他们俩淹没了。

无法呼吸。他从来没经历过这么激烈的亲吻,对方的舌尖像人一样霸道,哨兵的领地意识促使它将面前这个人从里到外统统打上自己的标记,高热引起的干渴让人迷恋于口腔中的甘甜味道,阈值降到最低,他能把这种味道刻在自己的灵魂上——

他得把这人捆在自己的灵魂上。孙翔想。

他意识不清,可又清醒极了:面前的人是属于他的向导,谁也抢不走,谁也不可能把他从他身边抢走。孙翔不耐烦地撕着肖时钦的衣扣,后者的手指细长漂亮但是完全帮不上忙,他撑着孙翔的肩膀往后退,直到无路可逃。肖时钦已经够高,但孙翔还是能微微俯视他,看进扯开的衣领里苍白的锁骨。

那不仅仅只是检视猎物的目光。

孙翔重新亲吻肖时钦。这一次缓了许多,像个爱人之间的吻,他仿佛忽然改了主意,无师自通地从面前这个向导身上学来了温雅与坚韧,如同回到了青涩的少年时期,对于那种甘美留恋不舍,冒失又缠绵。

这会儿轮到肖时钦不耐烦。他快被眼前这个人逼到极限,欲望在身体里横冲直撞,一下一下冲击着他的神经。他屈起一条腿:这其中暗示的意味很强烈了。

措手不及一般,孙翔一口咬上他的颈侧。他扯掉两个人的裤子,不顾粗糙的上衣还折磨着他敏感的触觉神经。他只觉得热,只觉得想要,只想要这个人,只想要这个人成为他的向导。

肖时钦蜷起一条腿;孙翔箍着他的腰,那里明天会有淤青,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把全部都暴露出来:从精神到肉体,从内到外,彻彻底底地,完完整整地。肖时钦轻柔地捧着孙翔的脸,他的眼镜歪了,露出后面色泽柔和的眸子,湿润的,渴求的。

他感到疼痛,但世界的其它部分都不重要了。共鸣达到极致的时候,整个感知都是空白,寂静的,那是极乐吧,他模模糊糊地想,精神触梢被紧紧牵住了,仿佛怕他松手似的。小孩子脾气,肖时钦笑,这一点振动也被传到了另一边,孙翔盯着他也顶着他:笑什么!

他没开口,但他听见了。这就是哨兵与向导之间的结合吧,连灵魂也绑定的契约。

心灵相通。一个传说一样的词语。

就这么实现了。

战栗混合着愉悦沿着神经密密麻麻地传开去,连指尖也感觉畅快。

孙翔想,这他妈的是在做梦吧。他标记了肖时钦,自己的颈侧也隐隐作痛。他们还结合着,后者眯着眼睛看他,若有若无的都是邀请——

航行的目的地是哪里来着?


反正留给他们的时间还长。


tbc

在一章里把tag打全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清心寡欲素了好久,汤都不会烧了

评论(8)
热度(162)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