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 The Teaser | 14

14


周泽楷“咦”了一声。

“怎么了?”

他们这边的情况勉强可以应付,比起腹背受敌的叶修黄少天和混乱成一片的前线要乐观得多。张佳乐扫了一眼显示屏,没发现有异状,不过下一秒他就明白了。

“黄少天。”周泽楷说。

整个领域的哨兵都感觉到了这次尖锐的爆发,有些能力差些的,瞬间也被带入了狂乱的状态。

“老叶你对黄少做了什么?这得多大刺激,说好的冷艳高贵杀手范呢,他是使得一手好光剑但我可没听说过他是个狂剑士啊?”

“张佳乐你再多说两句大家就以为少天魂穿到你身上去了。”叶修说。

这人还有心情开玩笑呢。公共频道里一阵沉默,只能听见隐约的警报声和提示音。过了一会儿,喻文州问:“所以你们那边现在怎样?”

“还能怎样,”叶修听上去很忙,“正好先把周围清一清。”


叶修说得轻松,手上却一刻没停。狂化的哨兵说到底只是台杀戮机器,别说四周围上来的敌军了,搞不好他在黄少天眼里都是敌人。

还是分开得有点久。触梢绕过冷冰冰的精神屏障,接上黄少天的精神世界,他对着那些不轻易示人的角落里七零八落的碎片叹了口气。

刚刚透支了一番,即使是联盟最强的向导也暂时没有力量把人从狂化中拉回来,精神屏障一旦发现了他的入侵,就疯狂地反击起来。黑暗的漩涡撕扯着外来者,像个黑洞,把一切输入的精神力吞没到另一个维度,跟这种对手抗衡下去,用不着别人动手,估计他们自己就先自爆了。

只好换个角度下手了。

叶修挤进驾驶座背后的空隙里,握住黄少天紧捏着控制杆的双手,聚精会神地跟怀里的人抢起了控制权。哨兵的精神力特质对于战斗艇有影响——打个比方,周泽楷可以加强能量束的威力,而孙翔发起的攻势往往跟他自己一样横冲直撞难以抵挡——他们在敌军之中闪电般飞速穿梭,所到之处哀鸿遍野,仿佛宇宙本身也可以被这样的攻击割裂。战意正酣,黄少天的眼里几乎燃起火焰,在叶修看来却是无机质的冷淡:他的哨兵在认真战斗的时候往往眼神冷酷如同他给自己的陆上爱剑起的名字,但同他的对视总是溢满笑意,温暖得像那个古老的比喻——给地球带去生命的恒星太阳;现在的黄少天像是叶修所知道的太阳,酷烈,沉默,毫无怜悯,暴怒的火焰让土地干裂,寸草不生。

他握着他的手避过一台己方的战斗艇,用通讯器通知小队分散到远处,避免误伤。

醒醒少天,我就在这里啊。



“担心黄少天?”王杰希接通喻文州。

“有一点,”意识到向导的情绪也会影响到哨兵,喻文州收了收神,“叶修之前的状态也不是最佳,加上刚才的爆发,我恐怕他压不住少天这次狂化。而且他们现在的位置也很棘手,一旦叛军后退……”

“文州,”王杰希罕有地打断了他,“我觉得他不是普通的狂化。”

他仍然能够感觉到狂化哨兵的影响覆盖着整个领域。对于哨兵来讲,狂化的结局通常指向熵值不可逆转的彻底混乱,而持久稳定的爆发意味着另一种可能性——这种异常几乎是接近黑暗哨兵了,王杰希冷静地判断着。

而黑暗哨兵在狂化状态下是拥有理智的。

“黑暗哨兵?”喻文州明白他的意思,“少天的能力值还没那么高。”

“如果是暂时的呢?”

喻文州陷入了沉吟。

“理论上来讲这种可能性基本为零,”他试图从其它角度理解这个问题,“但如果把向导也考虑进去的话……”

“对,”王杰希说,“叶修。”


叶修觉察到一丝松动。

黄少天的速度未减,哨兵的敏锐五感被他利用到极致,战斗艇的速度指针逼向极限,他们在敌军眼里只是一连串吞吐着炮火的重影。

但他的精神触梢告诉他,那凶狠的精神屏障出现了一线缝隙。

“少天?”他试探着呼唤他的哨兵。

黄少天仍旧沉默着。他的嘴唇在战斗时少有抿得这样紧:他喜欢一边发射能量束一边滔滔不绝,报菜名一样报着游戏技能名一样的招式名称,早年把同僚烦得不清——后来有人发明了可以强行侵入地方通讯系统的程序,从此黄少天一战成名,这个名字在敌人一方变成了噩梦一样的存在,只能祈祷自己的防火墙不要被他攻破,否则在被能量束击碎之前,极有可能先被吵死。

但黄少天在操作上做出了让步:叶修发觉自己已经不需要按着对方的手去躲避友军,哨兵对于战场的判断力一点一滴地恢复着,杀戮机器依旧杀气腾腾,但不再不分青红皂白。

缩小了窝在驾驶台上的君莫笑——这是多年前他们给那颗蛋起的名字——抖了抖翅膀趴下了,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黄少天。精神体对情绪状态十分敏感,它看了一会儿,打了个呵欠带出几点火星,把脑袋缩到翅膀下面睡去了。

这是个好兆头。叶修试着把战斗艇的控制权交还给哨兵,只觉得手心潮湿一片。他先搜索了一下周围的能力者,把坐标一一传达下去,这才再次溜进黄少天的精神世界。


那里看起来像是η星系,或者β星系——黄少天的故乡——随便哪一个恒星系统。寂静的星域空旷而渺远,星体随意地飘行。他没看见那些平时需要他耐心拣出来的碎片,刚才它们还在宇宙里胡乱飞着,撞得其它天体千疮百孔。叶修站在虚空里,他环视四周,发觉哪里少了什么。

是恒星本身。

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只有一整片巨大的黑暗。看起来有点像η-B,叶修想。

他想起那些关于η-B的传说,去往未知之地赴死的绝望情人们,战争总是在制造更多的绝望,更多无法照亮的漫漫长夜。

这个傻小子。叶修笑了笑。他把君莫笑召唤过来,已经完全成熟的龙打了个喷嚏,一小簇火焰在宇宙中熊熊燃烧起来。

黄少天的角雕无声无息地飞过来,绕着那簇火转了几圈,狐疑地看着一人一龙。

“介绍一下,”叶修说,“这是夜雨声烦。其实这只鸟一点也不吵,你没听到它飞过来吧,跟它家主人正好相反,它是个哑巴。”

无缘无故被黑了两次的夜雨声烦愤怒地发出了一声长啸。君莫笑好奇地甩甩尾巴,大脑袋试探地蹭过去,被敷衍了事地啄了鼻子。


黄少天还是不说话。他安静得不像话。

叶修能感到他们之间的联结,那里的力量已经平稳下来。他开始对付周围残存的能力者:实际上原本处于叛军舰队后方的舰船早已不剩多少,这会儿源源不断朝他们过来的,都是刚从前线溃散下来。

联盟动用了数名顶尖的哨兵与向导来平定叛乱,这是刘皓所没有预料到的。前来的舰队的确不算规模庞大,但一名优秀且训练有素的能力者在战力上与普通人决不可同日而语,况且他们现在拥有一个狂化的首席哨兵——恐怖的是,这个狂化哨兵好像知道到底该打谁;更恐怖的是,这个狂化哨兵的向导,是那个销声匿迹了两个月的叶秋。

简直莫名其妙!

叛军开始向η-3基地回逃。

本就处于舰队中后方的旗舰很快出现在叶修的视野中。

“打吗?”叶修问喻文州。

“尽力而为吧。”

没有什么比求生本能更强烈的欲望——一股脑碾压过来的舰队毕竟不是儿戏,叶修招呼着周边的友军向舰队中枢发起攻击,然而势单力孤,只击沉了几艘中小型战舰。旗舰的舰炮口始终黑洞洞地窥视着他们,蓄能的光芒不时闪现其中。让他们逃回去是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但正面攻击的话,只有区区单人或双人乘坐的战斗艇又无法同吨位相差甚远的大型战舰相抗衡。

黄少天终于停了手,他让战斗艇悬停在空中,分散在四周的友军渐渐聚集过来。

一直咬着逃跑叛军尾巴的喻文州和王杰希也过来了,唐昊、方锐和李轩从不同的方位跟上,绕在两侧的其他四人最后到位。

联盟的精英们纷纷将目光投向而η-3、4遥相呼应的身影。防御轨道炮正朝他们的方位随意地发射着能量束,他们避在射程之外,观察防备重重的两颗行星。


“接下来可是场硬仗,”最后,叶修总结陈词,“怕了没?”


tbc

撸主家的网又坏了,心好累,手机凑合敲一下

二更五更什么的,人家只是一盆手速二百的鱼粉,别闹,乖


评论(3)
热度(147)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