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 The Teaser | 15

15


叶修把黄少天扛回休息舱里,自己也脱了力,瞅着床另一边的空隙倒下半天不想起来。

黄少天估计还没从狂化的状态里回过神来,坐在床沿上发呆。叶修见多了他活蹦乱跳精力过剩吵着要单挑的样子,这么看还有点新鲜。

他确定对方的状态没怎么受狂化的影响,精神世界干净得很,碍事的屏障也都在正常水平,单纯就是在发呆而已。叶修忽然觉得一阵睡意涌上来:他有几天没合过眼了,从空间洞穴出来之后就在没停息地奔波,现在想起陈果和她的宇宙海盗都觉得是挺久远的事情。

“你说你叫叶修是吧?跟叶秋区别也不大啊干嘛用假名,我知道了,肯定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靠,居然连我也瞒着,不能愉快地做小伙伴了。”从两人见上面就一直在各种沉默的黄少天同志总算出了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还以为你跟你家鸟一样哑巴了,”叶修松了口气,虽然暂时不清楚之前的状况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估计跟他自己的精神领域脱不了干系,自从靠近η-B之后就没对劲过,好歹没有负面影响,等一切平定下来再回实验室研究一下也不急,“名字的问题以后再解释,今天没力气了。”

“叶修,”黄少天叫他,“叶修叶修叶修。”

“有完没完了,叫魂呢你?”

黄少天跳起来压在他身上,给了叶修结结实实的一拳。又一拳。骨骼肌肉碰撞着发出闷响,在胸腔同心跳共鸣着。叶修仰脸看着黄少天,后者的眼神里红色褪去了,解了冻,冷冰冰融化了有点湿润的意思。

“爽,”黄少天打够了,顺势往叶修身上一趴,也懒得动了,“累死了累死了累死了。”

他的透支程度不亚于叶修,况且这次出征之前还刚在长夜边缘走了一遭。虽然理智上来讲战争还没有结束,但他可是真累坏了。

“我也是,”叶修把手臂搭在他腰上,怀里的人几乎瞬间陷入了睡眠,“睡吧,给我抱会儿。”

他的心情平和,精神触梢同黄少天的服服帖帖地蜷在一起,互相抚慰着。

黑甜乡夜幕般将他们包裹起来。



“根据少天之前提供的信息,大体就是这样,”喻文州大致描述了他的初步计划,轻点光幕把文件收起来,“你们觉得可行吗?”

肖时钦他们讨论了已有一会儿,孙翔在一旁不太耐烦地听,一双长腿随意翘上会议桌,悬空了一半的椅子一点一点地敲着地面。

“那个玩意不是叶修搞的吗,黄少天说得准?”他指着轨道炮复杂的运行图提问。

孙翔觉得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他有点莫名其妙。

张新杰看了眼表:“他们已经闭舱十七个小时二十分钟,按照叶修的平均数据来看,现在差不多该醒了。”

“我就说怎么一直打喷嚏,”叶修伸着懒腰走进来,随手拖了张椅子坐下,“原来有人念叨我。”

“少天呢?”

“还在睡。哥不在的时候你们怎么虐待他了?跟几百年没见过床一样。”八爪鱼一样抓着他愣是不松手,睡迷糊了还嘟哝着他名字抹了叶修满胸口水,除了张佳乐那只带吸盘真·黏人的乌贼真没见过这架势的,叶修往他手里塞了仨枕头才脱身。

“……”黄少天最近两个月的直属上司一改β区出身皆话多的优良传统,词穷了。

“算了,文州也不容易,”叶修已经看起了肖时钦传给他的计划,“这次你上?”

“这个型号我比较熟,值得一试。”肖时钦除去首席向导的身份,在非战时还是联盟第一机械师,这几年投入使用的几个机型的原型有相当一部分出自他手。

“小肖我放心,”叶修看了眼孙翔,“你又是怎么回事?”

孙翔看叶修格外不顺眼,要不是对方是个向导他早就下战书了。他翻了个白眼:“我向导出任务我不能去?”

叶修通情达理地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膀:“哦我忘了,蜜月期。”

向导对情绪的敏感性这时候发挥了作用:肖时钦怎么觉得对方的语气里还带着点微妙的同情呢?

他对感情实际上并不算很擅长。固然在战场上懂得如何揣摩预测敌人的行动,比起更理性、更符合逻辑的机械来讲,他还在学习如何对待自己的哨兵。

隔壁跟他和黄少天都是同期、而且好像知道什么的喻文州已经在笑了,只有张新杰还正襟危坐着一脸不明所以的严肃。

“咳,”肖时钦尴尬地清了清喉咙,“那么远程指挥就拜托了,虽然现在是人工操纵模式,但系统毕竟是你设置的。”

“嗯。”叶修说。



“我还是第一次上这种双人的战斗艇。”孙翔坐在主驾驶席,新奇地端详前面多出来的那个位置稍矮的座位。

“因为我要进行舱外操作,过程中需要有人控制飞行器,”肖时钦检查着工具箱,往程序里输了一串指令,“你照常驾驶就好。”

“唔。”

合作对孙翔来讲是个挺陌生的概念,他是一员猛将,不过还是更擅长单打独斗,队员什么的任务通常是帮他收拾残局,打扫战场。

生灵灭叼着一把扳手从他眼前摇摇晃晃地飞过去,被他一把抓下来。小家伙松了口,改咬他的手指,尖牙危险地闪着寒光。一叶之秋在一旁打瞌睡,睁开一只眼睛扫了眼这边,就随他们闹去了。

“别闹,”肖时钦头也不抬地把扳手拿了过去,“到时候它得帮我递东西。”

“我不行吗?”孙翔不服气。

“韦氏牙3/8。”

“……啥?”

生灵灭给他叼了个螺丝过来,孙翔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肖时钦总算转过脸来,对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你不是说要保护我吗?”


到了目的地,孙翔才明白为什么之前几个指挥级别的向导要讨论这么久。

他们乘坐的那一艘孤零零的战斗艇,接近那些轨道炮交织成的血盆大口,简直像赶着去送死。

不愧出自叶修之手,他扫视后方传来的路线分析图,这完全是对精准操作的极限要求。

“能应付吧?”肖时钦把安全绳一端扣在自己身上,手扶在舱门上,怀里抱着他的宝贝机械箱。

“废话。”孙翔已经兴奋起来了,哨兵好战的血液在他的脉搏中沸腾着。他能做到!

“小肖,三号炮台。”叶修这边也紧张地盯着图像。他对于手动模式的轨道炮只能预测到五成行为,机动性有一半掌握在敌方手中。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肖时钦也就是笑了笑:就战场上而言,这个概率够大了。

说着轻松,但要实际操作起来,每个人都捏着一把冷汗。

肖时钦的注意力都在面前的炮台控制系统上,将预先计算过的程序导入其中,另外改接几处线路,短短几个动作后隔离服下便浮起一层薄汗。生灵灭在他身边灵巧地飞来飞去,充当着他最得力的助手。

孙翔警惕地环视四周:一切如常。

他们的飞行器避在炮台的正下方,利用了敌方死角的同时也给自己造成了视觉死角,所以与此同时两人的精神力也片刻没有放松,交错着搜索着周围的星域。

如此进行到第四个炮台,孙翔眯起眼睛:有人接近。

是刘皓他们派出的巡逻艇。

他在瞄准镜里冷冷地看着它游弋着越来越近,手指已经搭在扳机上。肖时钦也察觉了,连忙结束手中的动作,低声对他说:“别动手。”

“怎么了?”一旁听着的叶修也感觉到不对劲。

“敌舰进入视野,”孙翔说,“消灭。”

肖时钦想阻止他,但已经晚了。巡逻艇的一侧无声地开了个大洞,闪烁的警戒灯渐次熄灭。

“快把我拉回去,”肖时钦说,“我们得赶紧离开这边。”

安全绳索恒速卷起,但速度远远不够。此前仿佛在沉睡中的炮台纷纷苏醒过来,扫描着入侵者的所在。

“快快快!”孙翔操作着战斗艇。他多想冲到门边用手把绳子拽回来,但向他们袭来的能量束逼得他只能四处闪躲。他看着监视器,肖时钦还差一段才碰着飞行器,他刚才离开得太远了,这会儿像要被狂风卷走的风筝挂在一旁。“我靠!”

又一簇能量束冲着他们来了。

“你,”肖时钦被拽得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先别管我,离开这块区域,太危险了。”

孙翔没去听他讲话。他心跳得特别快,太阳穴一蹦一蹦地好像血液要从那里迸出来,呼吸都有些困难。他瞄着四处飞窜的能量束和炮弹,计算着飞行轨迹。

“抓紧了!”他一个急转弯,机体回转甩尾到肖时钦眼前,后者当机立断地抓住了维护时使用的把手,“敢放手我就……操!”

又一发能量束擦着他们过去了。

肖时钦心想,这算不算劫后余生?

被击断的安全绳无助地飘在他身后。他艰难地攀爬到了舱门旁,孙翔打开门,他一头栽了进去。

“谁出的这个该死的计划,我要干掉他!”孙翔宣布。

“看来这小子要跟大眼决斗了。”叶修跟喻文州讲。

喻文州还盯着屏幕,慢慢地松了一口气。

“哦。”他倒不是很担心那个。


肖时钦跌进前方的驾驶座,摘了头盔。他脸色还有些发白,心跳得飞快。他们已经离开了轨道炮的射程,孙翔放任飞行器进入巡航,趴在前面的座椅后背上。

“喂。”

“肖时钦。”肖时钦纠正他。

“小事情。”孙翔顺嘴给他起了个外号。

“……”

他们贴得很近,彼此听得见对方的呼吸,感受得到对方的心跳。

肖时钦转头看着凑过来的这个在他眼里像个大男孩的青年,心口涌上来一阵热流。

他迟疑着亲了亲孙翔的耳朵。


孙翔居然脸红了。


tbc

过渡章A

评论(5)
热度(148)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