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 The Teaser | 17

17


叶家兄弟的对话在一片不明所以和不明觉厉之间进行得顺畅,大约是例行公事一样的拌嘴之后很快进入正题。

“你确定要这么做?”

不过听到叶修的要求时,不光通讯器对面的叶秋,在场的所有人也都陷入了沉默。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应该是损失最小的方式。”

叶修要求暂时切断η-3的部分电源。

作为一颗中等规模的行星,η-3现有的常住居民人数约在九千万上下,在商业旺季总人数可达到一亿以上,由于其双星的特殊性和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并非同普通行星一样在规律的自转和公转影响下具有日夜与四季之分,而是完全依靠人造大气这套复杂的薄膜系统提供漫射类人工日照,全球使用统一时间——毕竟大多数人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为了赚钱而不是度假,而在最初作为军事基地设立之时,也更方便管理。

“这太乱来了,”叶秋说,“就算你要断基地的电,你还记得是你自己要求的让它和周边的基础配套设施使用同一套线路吗?断了电你让基地周边那几百万居民怎么办?”

“黎明动手,夜猫子也该睡了,”叶修说,“你把权限锁住的话等系统自动更换备用电源需要十分钟。大眼你有把握没?”

他们之前已经讨论过如何最高效率地让基地彻底瘫痪。

王杰希正在研究基地地图,指挥中枢用红框高亮着。直接断电这个简单粗暴的主意让他这思路向来诡谲的魔术师也觉得出乎意料,但确实让整个过程简单许多。他指着一处说:“如果断电之前我可以到这个位置,那应该够了。”

“那行,制造混乱咱都是好手,你家那位尤其擅长,”叶修点点头,“那么叶秋同志,组织上就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了。”

“……”

联盟的首席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另一个叶修的全息投影从空气中大步迈出来,作势拎住叶修的领子。

“干完这个就给我回家!”叶秋恶狠狠地说。

“这个再说。”

“要不就不给你办!”

“这边搞不定我更回不去,”叶修摆摆手,“弟弟不帮忙哥哥只好加班。”

“……无耻!”

叶秋既愤恨又无奈,都曾不同程度被叶修噎过的众人纷纷向他发起了同情卡。

“没事就洗洗睡吧,你那快凌晨了吧,到时候把时间告诉你。”

“对了,”叶秋四处张望了一圈,“你那个哨兵呢?”

“说起来,听说你要结婚?谁家的女儿这么倒霉被咱家老头相中了?”叶修了然地扯开话题。

叶秋在脸红透之前关掉了全息。

“那拜拜,混账哥哥!”

叶修关了通讯器,敲了敲桌面:“都醒醒。”

“叶秋……是叶氏那个叶秋?”方锐举手提问。

“你知道的太多了,方锐大大,”叶修不以为然地笑笑,”叶秋这么弱爆了的烂大街名字,我用了这么多年你们不也还是没发现?“

“靠靠靠我以为什么杀手锏,居然是叶秋,你们还是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就算了你还顶着人家名字过了这么多年,我去不是吧,叶修你有没有跟你弟弟玩身份互换游戏糊弄我快说快说快说!”黄少天拍案而起,气势汹汹。

“如假包换。”叶修扯扯领子,大概想把标记露出来以示清白,哨兵的领地意识瞬间爆发,黄少天赶紧把他的手按住。

“啧,”他悻悻地坐回去,“感觉真不爽。”

“一二三四五六,黄少才说了六个字?”张佳乐吐舌头,“看来他是真不爽。”

周泽楷看着他欲言又止。

“家族产业?叶神真是大手笔,”喻文州在作战计划的文件上勾勾画画,“难怪少天家里放人。”

“队长你这么说就不对了,”黄少天难得当面对好友提出反对意见,“什么叫家里放人?那帮迂腐的老头子都快进骨灰盒了好吗,管管别的就算了,我看上谁我追我的向导那都是我的人,他们是管得着、管得着还是管得着?虽然比我先了解我家向导背景这件事情让我很不爽,但那又怎样?我看中的本来就是人。”

“少天,”叶修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抱歉。”

“用不着抱歉,”黄少天偏着脑袋看他,下巴骄傲地扬起来,眼神清亮,“我看上的人我自己追,背后那些算计让他们尽管去,我要的就是你这个人。”

“刚才谁说秀分快的?”张新杰冷静地推了推眼镜。

肖时钦僵硬地转过头去看这位自己的同期:你刚才吐槽了吧!这个画风不对啊!

跟张新杰一起出过任务的张佳乐心领神会地看了眼表:十一点零三分。

“那么就先这样,”喻文州打断了肖时钦的内心弹幕,“大家先休整一下,新的作战计划半小时后会分发下去,预计三十六小时后出发。”


会议室慢慢空下来。张佳乐和周泽楷到得最晚,占了大家都不乐意坐的、最靠里面的两个位置。

看着喻文州收拾好东西也出了门,张佳乐慢吞吞地站起来,周泽楷跟在他后面。

张佳乐走到门口停下,顺手锁上了门。

持续的低热搞得他心情烦躁,从身体到精神都叫嚣着一股不痛快。他回过身,周泽楷询问地看着他,一对纯粹的黑眼睛亮晶晶的,让人忍不住想亲一亲。

于是他就不假思索地做了。

哨兵的体格往往比向导更高大一些——黄少天是个例外,但他的敏捷度和灵活性是顶尖——张佳乐对于这一点也很不痛快。他把周泽楷逼到会议桌边,压着他往下:不愧是年轻人,柔韧度好得可怕,他想,伸出舌尖。

咸涩的,甜意。

仿佛无穷无尽的信息素突然地爆发出来,好像压抑了很久,由于忘记调高阈值而被刺激得滚落了一滴的眼泪是催化剂,反应生热,剧烈并且绵延不绝。

张佳乐吮走那滴眼泪,周泽楷安静地看着他。有时候他觉得对方的眼睛会说情话,有时候也怀疑这家伙是否像他那头总是无声蹭过来的虎鲸一样,只是自己收不到对方求爱的频率。

唯一不会搞错的是,他们都是行动派。

周泽楷的精神领域向他敞开,安谧的沉静的海洋。他咬着牙没去动自己的五感,敏感极了,张佳乐亲他的时候他就像条渴水的鱼,难耐地动着身子。

“你再这样我可忍不住了。”

寡言哨兵的话还是少,嗓音嘶哑:“做。”

海水温柔地包裹着他的精神触梢,凉丝丝的,纵容可是无所不在;张佳乐觉得自己处在冰火两重天里,身体热得发烫,但是精神清爽极了,淋漓痛快。

周泽楷咬了他一口。他长手长脚的,赤裸的皮肤箍着他的颈和腰,都像刚从海里捞出来,湿漉漉的,从里到外都湿漉漉的。张佳乐感到颈侧的一点疼痛,很快就被更大的快感盖过去。海面上盛开了绚丽的烟火,细碎地映在水面上。他们躺在硌人的礁石上,海浪一阵一阵地扑上来,逗弄着脚趾,让人心里发痒,心火燃得更旺。

“……太多了……”周泽楷抚摸他的脸,黑漆漆的眼睛里有一瞬间的空白。张佳乐心脏漏跳了一拍,但另一个人的心跳补过来,他们都能听见彼此,呼吸粗重,双倍的热度延烧到眼角:又一滴无法抑制的眼泪。

张佳乐接住了,他的舌尖同周泽楷的纠缠在一起。

像汹涌起来的海浪下,纠缠在一起的水草。

“小八爪鱼,”周泽楷固执抱着他不放,张佳乐吮他的鼻梁,百花缭乱老神在在地飘过来,“没叫你。”

它失落地找虎鲸玩去了。

“你这是勾引我你知道吗?”张佳乐摸了摸自己新添的标记,扣上领口。周泽楷正弯腰套他的长裤,白皙的皮肤上印着几点痕迹。

我手没那么重啊,他想。

周泽楷抬起头看着他笑了笑。


“知道。”


tbc

临睡挣扎着更一点,不太满意,之后一起修。网又坏了,心塞塞

断点续传233。听说这篇文很好看?


评论(12)
热度(135)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