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 The Teaser | 19 (END)

19


“王杰希进去了?”叶修确认。他还在赶路,有一小波敌人紧随着他不放,拖着一长串尾巴好不热闹。

“进去了进去了,”被迫销声匿迹了一会儿的黄少天现在不知道人在哪里,总算被叶修拉回了公共频道,背景一片嘈杂,飞快地回他,“我看着他钻进去的,啧还以为这家伙光擅长战斗艇玩炫的,陆上走位也很风骚嘛,改天有机会一定切磋一下,队长你不拦我是吧是吧是吧?”

“说得好像你们没打过一样,”喻文州接手了王杰希之前甩下的那群人,这会儿手上也不轻松——论起非精神领域的实战,那可是他公认的弱项——“谢谢肖队,帮大忙了。”

虽然轨道炮的防线已经被突破,但它仍旧是久战的隐患。总算解决了剩下几台,肖时钦和孙翔赶上来。肖时钦一眼看见喻文州陷在敌阵里:他们都是同届的交情,走的指挥路线,当然知道各人之间的优势劣势所在。量子炮轰掉一台近身的敌机,尽管不是最近的,却是在最凶险的位置。

喻文州也明白这一点,只是被两台机体夹在其中,对背后死角实在无能为力,而自家队员也分身乏术。他又不是王杰希,敌人中穿梭向来当做无人之地——这一炮可是救了急。

“啧。”孙翔看在眼里,倒是没说什么。放在平日他指不定要嫌弃喻文州太弱,但从σ区转到中央之后磨合了这一阵子,暴躁脾气不知不觉中收敛了不少,沉稳是远称不上,却是也没那么莽撞了。

跟肖时钦本人的性格应该也脱不了干系。他把一艘敌舰打了个对穿,瞥了眼自家向导——唐昊私下里跟他讲人在一起容易越来越像,他可不想自己以后变成一个文质彬彬的老头子,那多没劲。

肖时钦感知到孙翔的想法,忍不住文质彬彬地笑了笑。


另外一边,周泽楷休息了一会儿,开始准备第二次蓄能。张佳乐在周边放着烟雾弹闪光弹各种弹掩护自己,他还惦念着前些日子救急时放的普通弹——

“砰!”

也是挺爽。

“五分钟了吧,王杰希你还能撑住?”

“四分三十九秒,我监控着他的生理状况,”张新杰回他,他好像确认了什么数据,“正在疾跑。”

“有喻文州呢你操什么心,你也是笨蛋吗?”

“‘也’字是怎么来的?”

“……”张佳乐彻底无语了。


被判断为正在疾跑中的王杰希听得到他们的对话,不知作何回复。他停下来屏息凝神,借着黑暗和停电引起的嘈杂避过了一群正向战斗艇停泊港进发的士兵,推断他们不久后会碰上自己布置的陷阱。喻文州一向不赞同他随身携带危险药品的浓缩瓶,但工作上的事情还是不会干扰彼此——哨兵向导之间的联结基于精神力,然而对于他们这些军人,说到底更多还是一种身份之间的联系,否则也不会出现诸如叶修黄少天那样有家族插手的政商联姻;抛开政治层面的东西不提,互相之间的尊重与信任就是最根本的了。

喻文州的担心和信赖从联结中隐隐传过来,他觉得很安心。

身后传来一阵惨叫:他管打碎在地上的玩意儿叫熔岩烧瓶。强酸性物质在黑暗中的效力几乎翻倍,王杰希没有迟疑,继续前进。

他的位置在地下越来越深,已经距离中枢控制室不远了。


黄少天也找了个掩护,溜下了飞行器。他对η-3的基地构造了如指掌,从η-7借来的身份仍然有效,没一会儿工夫就找到了他的目标。

陈夜辉正在联系τ星势力,企图从后方夹击已经出击了第二波的联盟军,冷不丁感到颈边一凉。他的手停在光幕上,缓慢地扭过头去——

“私通外敌,胆子不小啊你们,这妥妥的要上军事法庭,我留你一命吧到时候可有好戏看。可惜找的帮手太没水平,分分钟被秒了不说后来还平白折了点新机型是吧?”黄少天的军用匕首架在他脖子上,话锋一转,“走,带我去见刘皓。”

陈夜辉心里觉得憋屈:他一个当年被叶秋一句话否定了能力的末席,现在怎么处处被人指使?

他刚要去按报警钮,被黄少天按住了手:“我就借你个权限用用,别手贱玩那些有的没的,对咱们都不好你说是不是是不是?而且你还不一定玩得过我,既然是没有胜算的事情干嘛还要费那个劲呢,你说有没有道理?”

陈夜辉被他念得头大如斗,别提还有柄光剑指着他,实在无奈刷了信息,领着黄少天往地下走。

黄少天却不是真的想去见刘皓:那是王杰希的任务,他可懒得去凑热闹。陈夜辉只觉得走着走着身边一阵疾风,一直压着自己的手劲就不见了。

尽管早些时候跟没有杀意的黄少天也打过不少交道,首席哨兵的实力仍然让他出了一身冷汗。


“叶修叶修叶修召唤叶修!”黄少天在公频里嚷嚷,“夜雨声烦的密码你设的什么来着?”

听到这个名字,叶修那缩小成吉祥物的龙打了个喷嚏。

“你跟它讲三十七个PK,”叶修气定神闲,“别呛着。”

“我靠叶修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我干嘛跟我自己的机器过不去啊等等死鸟你别啄我——”

众人沉默着听完了一长串带着怨念的PK。

“黄少这是跑哪去了?”终于有人忍不住问。

“约会的好地方,”叶修轻描淡写地说,“竞技场。”

“……”

“你们好情趣,”沉默了很久的王杰希说,“我要进去了。”


刘皓没想到王杰希会单枪匹马地杀进来,门被踹开的一刻整个人懵了一下,但冷静下来转念一想,单是指挥室里也有几十号人候着,就算是王杰希,也敢让他走着进来横着出去。乱七八糟的手电筒的微光之下,刘皓冷笑,在场的人都恍然觉得自家指挥官脸上浮现出一股煞气。

然而王杰希从一开始就没有恋战的意思。

他从腰间拆了全部的小瓶子拿在手里,在场有视力敏锐的哨兵也只见到一些东西被甩了出来,撞碎在天花板各个角落,紧随着嘶嘶声有什么纷纷落下——

还是酸。他管这玩意儿叫酸雨干冰——喻文州曾经忍不住吐槽过自家哨兵在命名上的中二恶趣味,因为魔术师也给他在精神领域里的招数起了名字——弥散开的白雾对呼吸道有腐蚀性,而落到地上的液体——

地板上炸开几团火光,众人只顾着躲闪,等回头一看,哪里还有王杰希的影子?

他赶时间。

“还有一分零三秒。”张新杰在耳机里提醒他。


刘皓恨恨地也狠狠地拍下一个按钮。

一扇舱门应声滑开:那是给指挥室准备的小型逃生艇。充满了毒雾的指挥室自然是不能再呆,时至如今只好先走为上。

黄少天正等着他这一手。指挥室本来是他跟叶修的地盘,找到救生艇的出口位置也不在话下。小型艇刚冒了个头就被夜雨声烦——跟他精神体同名的改良版战斗艇——砸歪了脑袋,方才由于停电而消停了一会儿的黄少天的声音重又出现在了驾驶舱里。

“就知道跑?你往哪跑?哎呦那边啊那边可不行,队长正忙着呢,哎你别跑啊跟我玩一会儿不行吗?救生艇再怎么小也能盛下十个人不是,十打一都不敢?胆子也太小了吧刘皓,行不行行不行行不行啊?”

黄少天雷声大雨点小,光说话不发炮,刘皓叫他吵得不行,没察觉自己已经被推上了联盟预计的路线。

远处,周泽楷说:“预备。”

在强化下几乎具有实体的能量束瞄准了救生艇侧下方,一炮将它高高抛上了天:那边叶修正等着呢。

基地重新回到了灯火通明的状态。一个站岗的哨兵揉揉眼睛,看到身边多了个人。

“早。”王杰希说。

“早、早早……”对方好像被他大小不一的眼睛吓到了。

王杰希摇摇头。

“早。”喻文州操纵飞行器降落在他身边。

中了心理暗示的哨兵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才那好像是王杰希和喻文州?自己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一点也不好。

刘皓他们被叶修和跟上来的黄少天像踢皮球一样你一炮我一炮地往陌生星域拖过去。

他快疯了。救生艇连个反击的工具都没有,这么下去还不得被这两个家伙踢出η系?

“你想太多了,”铺着精神领域监控着艇内能力者的叶修忽然想抽根烟,“我早就说过你喜欢想太多,你不听我也没办法。”

他和黄少天一前一后地停住了。

在旁人的导航仪上,代表他们两个的光点停在了一个叉形图标的边缘上。

刘皓还在奇怪那两人为什么不接着追过来,难道自己真的出了η系?这个方向的话,出了η系就是出了帝国边境,他们是管不着的了——

救生艇突然之间不受控制地开始加速。刘皓看了眼星图。

他们正处于η-B的引力范围内。致密天体在救生艇前方高速旋转着,艇上的仪器受磁场影响疯狂地明灭。然而最可怕的,还是空间的扭曲。


然而站在外围注视η-B,它小而明亮,在茫茫的宇宙中,像座过分勤劳的灯塔。

“你想过这里吧?”叶修把飞行器停在夜雨声烦旁边,跳到对方的驾驶舱外。

“想这个干嘛?”黄少天也爬出来,两个人并排站在机翼上,他们的精神体在四周好奇地张望这片陌生的星域。

“我都看见了,你精神世界就那么大点,还想瞒我?”叶修瞥了他一眼。

黄少天没来由地有点心虚。

“反正你回来了。”最后他说。

“回去家法伺候,老叶家的讲究还是很多的。”

“家法你妹夫,姓叶了不起啊?”黄少天瞪他。

“是了不起。”叶修笑着揽过他的肩膀,“不如你跟我姓?”

“滚滚滚滚滚滚滚!我跟你说啊叶修这事我跟你没完!来PKPKPKPKPKPKPKPKPK!!!”

声音在宇宙中传不出去,留在头盔里打转,嗡嗡作响。

黄少天慢慢安静下来。

“下次不准这样。”

“嗯。”

“别让我担心。”

“好。”

“叶修你真是个混蛋。”

“是。”

“……”



“没话了?”叶修拍拍黄少天,“那咱回家。”


END


懒得写的尾声

叶黄负责η区的战后重建,王喻后来真的去了边疆,孙肖和乐周暂居σ区,孙翔经常叫嚣着跟周泽楷切磋。陈果他们从了良(x),不过还是留着空间洞穴的老窝。叶修还是没回家,叶秋弟弟表示很生气要给η-3断电,但是他家老头认为老大是在忙正事,就由他去了。


越来越忙,实在没精力写下去了,就这么结束吧

感谢各位不嫌弃一个语死早的我心血来潮图自己一时爽快随手挖的坑,如此潦草不严谨扯淡不科学还充满恶趣味和逗比设定,真是随便如撸主也没法从头看下去第二遍……好歹有END仨字母,没坑简直奇迹

标题随手起的,生拉硬扯可以取“难题”意。总不能叫一篇叶黄王喻孙肖乐周文这么蛋疼的名字,你说是不是

接下来不出意外会有番外,暂定的有叶黄和王喻的早年时期,i.e. 他们当年是怎么搞上的。其它的大家可以提要求,当然写什么我说的算(喂

先这样,拜拜/

评论(20)
热度(251)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