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The Tinker | 01

那谁谁说得好,拖延症是第一生产力,所以撸主回来了

叶黄番外on,王喻酱油,跟之后的王喻part加起来大概是前传一样的东西


01


叶秋跟实验室的人打过招呼,自己溜达去了外面。

这不算是个明智的选择,因为地球的环境早在几百年前就是公认的不适宜人类居住,残余的核辐射和每天都来敲门的滚滚红尘——哦不沙尘暴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

话虽这么讲,不过三公里内是帝国中央实验室,十五公里内是塔——不能随随便便跑出去、不听话的孩子会被狼吃掉的童话都是骗小孩的,这附近没狼,没核弹头,什么都没有,联盟为了培养下一代战争机器早把方圆上下几百里的地方清干净了,天上除了精神体连只鸟都飞不过去——前提是地球上还得有没灭绝的鸟类——学院里那些流传的都市传说都是工作人员配合全息投影搞出的幺蛾子,附带精神力碾压,有效得很。

听说以前地球上有种东西叫鬼屋,专门吓唬胆儿小的,就是这个理。

叶秋闲着没事的时候还被拉去扮过鬼呢,赤裸裸的黑历史,由于干得太不敬业,一心二用地抽着烟以至于在以讹传讹中被人当成了会移动的烟囱,到现在还会被魏琛挖出来嘲。


他没什么事情做,手里的研究还在卡壳:卡在真的壳上——他得想办法把那颗蛋孵出来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卵生动物的资料都被他翻烂了,千万别是只鸭嘴兽,活化石可不好养。

叶秋给自己点了根烟,致力于为地球表层污浊的空气增砖添瓦,感觉自己要被天上的大太阳烤化了。可惜不会变成一缕青烟:那是吸血鬼,老派得估计肯定不会参加当年的太空计划,如果没有超进化,大约也已经都饿死了。

他往一个方向走过去,那边有片树林。准确来讲,是片木桩,不过好歹有几堵半人高的,能勉强遮遮太阳。再往前就是戈壁滩了。中央研究所建在地底,老一辈杞人忧天的科学家们曾经为了掩人耳目把地址定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废墟下面,所以这应该是当年的防沙林。

反正已经被砍了,爱怎样怎样吧。叶秋挑了个临着戈壁的树桩子坐下,对着沙漠发起了呆。这一片跟他的精神领域有三分像,都是黄澄澄灰惨惨一片的地球标准明信片模样,也许有利于他发散思维也不一定。

他手头的项目说起来还是在塔里那会儿捣鼓出来的,人造精神体,也就他跟苏沐秋这胆大包天的两个家伙敢下手,被逮住了可不是开除这么简单的事情。叶秋从还在母星上的时候就没事对自己的精神领域动手动脚,这事要真的追究下去,说不准还要连累他在家笨蛋弟弟——

可青春嘛,挡不住的。

现在苏沐秋不在了,叶秋仗着出类拔萃的精神力和领导力在几场战役里表现出色,肩章换得飞快,可他一旦闲下来,还是想把这个研究进行下去。听说联盟有暗地里在做人体实验,无非开发能力者的最大潜能,或者把普通人改造成能力末等的一次性哨兵向导;一个月前正赶上平息了一场边境暴动,他这一个提案上去,中央那些老头子们倒是批得飞快——联盟首席中的首席以一己之力要包揽实验人员和实验主体两个角色,尽管内容是叶秋对上级一贯的语焉不详,但对于几十年没有扩张过疆域的政客们确实十分具有诱惑力。

不过当然了,叶秋自认三观没有缺胳膊少腿,机密的核心在他脑子里,何况精神体的雏鸟效应比雏鸟还厉害,除非受了至今未知的刺激之外都是从一而终,因而无论实验最后能不能完成,还是他说得算,联盟就算把他人解剖了也没用。

但盯着他的眼睛自然是少不了的。叶秋懒得理会四周扫过来那些鬼鬼祟祟的视线,慢慢将眼前的景色与他的精神世界融合起来,试图在半梦半醒之间摸索一下把那颗蛋敲出裂缝的方式。

一样的炎炎烈日,阳光肆无忌惮。叶秋看了眼手上快烧到指尖的卷烟,觉得自己的脑子在高速运行下也快冒烟了。他手指一晃,掐灭了那点火星,顺势向外一翻,拦下了一个不知哪儿冒出来的、打算偷袭他的家伙。

那人身上还套着塔的制服,估计是偷偷溜出来玩的学生,眼下被沙子蹭得几乎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还呸呸呸往外吐了几口沙。他叫叶秋借力卡住了腰,身板不算高大,但眼睛转得飞快:他看清楚了,靠在树桩上那个一直眼睛发直发愣的人根本没出多少力,他是叫什么玩意儿从后面扯住的腰带。

“什么啊还以为睡着了居然反应这么快,早知道就不这么早冒头了,我靠这什么喂别咬我屁股啊我告你非礼啦,等等,”被抓了个现行的人扭头看了眼是什么正呼噜呼噜地用他腰带磨牙,一转头眼睛开始放光,“这个好帅啊,叫什么来着?白虎,对了白虎,很罕见啊,等等你不是个向导吗,带着有这么攻击性的精神体真的好吗?”

叶秋张了张口,被眼前这看上去比他小了几岁的人一笑几乎闪瞎了眼睛:肆无忌惮得跟天上的大太阳一样一样的。

不过太阳可没这么吵。

他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你们那儿的人都睁着眼睡觉啊?”

“失误失误,我的意思是你不是在那个啥,”年轻人对着脑袋比划了一下,“精神世界里面吗,我以为这跟睡觉做梦差不多,那边是那边这边是这边。”

“你这基本常识谁教的,狗熊吗?”叶秋磨牙。

一提到上课那小子就怂了,眼神开始四处游移,生怕自己这是撞上了什么神出鬼没的编外教师。

还真让他说中了。

叶秋觉得自己是时候回塔里转转了,世风日下啊如今的学生连向导的战斗方式都搞不清楚了。

“我一年级啦刚入学而已,班主任光顾着吓人去了还没怎么上过课呢,课本我翻过的,向导那块得下个月才上,你既然这么清楚不如给我讲讲呗?”

“那你可真是天赋异禀,”叶秋饶有兴味地又给自己点了根烟,轻飘飘地伸出手去逮住了刚准备趁他分神一溜烟跑走的那家伙的手腕,“老韩没教你发力之前要掩饰动作的?”

两分钟之内被这个赖在地上还没挪过窝的向导拦下了两次,年轻哨兵面子上也有点过不去:说好的向导都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呢?

眼前这人只想让他好好打一架啊!

不过说到实战他眼睛又亮了一下,也不忙逃跑了,反过来拽着叶秋袖子问:“什么掩饰动作?怎么掩饰动作?”

他这话讲得飞快,也不怕被唾沫呛着,叶秋心想。

“你刚才要跑之前,瞳孔扩大了一点,”他慢条斯理地说,“有经验的敌人很容易发现。”

“哦这样,我懂了懂了,跟呼吸心跳什么的一样是吧,”哨兵一脸认真好学地挠挠头,“可这要怎么控制啊?”

“调阈值啊,你现在阈值很高吧,刚才在沙子里闷着可不好受。”叶秋笑得有点促狭。

但对方瞅准了他放嘲讽的这一刻,手腕泥鳅一样地从他手心里滑走了,一边跑还一边喊:“谢了啊!顺便一提,我叫黄少天!”

中气十足,声音在这空旷的地方传得很远。

生怕塔里来找他的人听不到似的。

叶秋手心里还有一点汗。他慢吞吞地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沙子。白虎懒洋洋地跟在他后面迈猫步,他回头瞟了眼一叶之秋:“怎样,去塔里转转?”

精神体没理他,叶秋却感到心情很好,这阵子由于实验阴魂不散的阴郁一扫而空,连天上的大太阳好像也没那么灼人了。



隔天叶秋就跑去了塔,美其名曰教学指导实质上还不如说是给他的老朋友们添乱。叶秋的大名放在那里,一个未结合的联盟少将外加首席向导,不管哨兵向导都想往他那里冲。

所以说,青春嘛,挡不住的。

叶秋还没跟韩文清说上话,对方的脸就又黑了一层,不苟言笑的眉间刻满了“你来添什么乱!!!”——川字纹刚好凑了仨感叹号。

说起来他俩还是同期毕业的交情,不过叶秋还没来得及“寒暄”,就见一团什么东西连跑带奔风一样席卷而来,在他面前“刷”地停下了。少侠好身手,叶秋禁不住感慨,您那前空翻差点踹到我脸上。

然后那团“风”抬起头来,先是意蕴深长地一愣:“叶秋?!”

周围的人也是一愣:从来没见黄少讲这么短的句子!谓宾定状补全省了!

叶秋跟着愣了一下:“哟,这不是那天那个喷了我一脸沙的黄少天吗?”

韩文清眉头皱得更紧了:“黄少天,你又溜出去了?”


……黄少天骁勇善战十几年,头一回觉得山穷水尽,四面楚歌。


tbc

评论(8)
热度(155)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