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The Tinker | 02

王喻酱油

02


黄少天心说反正左右躲不过这一劫,干脆迎难而上,对着叶秋下起了战书:“哈哈那个……叶秋是吧?听说你被传得很厉害啊,攻击型的向导我还没见过呢,那天没机会切磋一下,今天既然这么巧碰到了我要跟你PKPKPKPKPK!”

叶秋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似乎有了点软化的样子。但他在联盟里出名的可不是一副老好人软心肠——叶秋冲着韩文清点了点头:“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学生哈?哨兵逮着向导就要PK?难怪联盟里哨兵光棍越来越多。”

光棍韩文清的膝盖很痛,脑门上十字呈几何级数增长:说得好像当年没事找事成天闲得蛋疼皮痒见我总得干一架的那个向导不是你似的。

在场的围观群众有对这段历史略知一二的,小声跟黄少天科普了,转头瞄到韩文清跟锅底一样的脸色连忙拔腿就跑,留下一个若有所思的黄少天脑筋一转:“也就是说你确实能跟哨兵势均力敌啦,光听说还没见过活的呢,走嘛走嘛走嘛竞技场离这里就二十步,聊两句就走过去了,你教我几招呗,昨天讲的那个小窍门是真的很好用,上午我连赢了三个人呢!叶秋我们来PKPKPK!”

年轻人活力十足,眼睛闪闪发亮,叶秋简直感动得要一口答应——才怪。

“这样吧,我跟你过几招,”他看黄少天差点蹦起来,连忙把人摁住,“不过先把塔规抄十遍。老韩不反对吧?”

“没错。”韩文清难得觉得这个老冤家还有点可圈可点的地方,不过黄少天一听这话就溜了,他机灵得很,最擅长钻空子,这回附近人多,他三两下就没进人群不见了踪影。

……然后被另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给拎回来了。

“魏老大你放开我放开我!哎哟,我这赶着去抄塔规呢时间紧迫!时间就是金钱知识就是力量你知道吗要不明早食堂的培根都要起来反抗不公待遇了!”黄少天还在挣扎。

“小鬼你知道的太多了,会有人找你喝茶的,”魏琛把人放下,冲叶秋随意一摆手,“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就说是谁跟,咳,那啥一样,搞得苍蝇都嗡嗡嗡往这儿窜。实验室终于把你开除了?不巧啊,据我所知塔这边好像没什么职位空着,不过一两根玉米棒子老夫还是供得起的,正缺个人打扫图书室,来我这里打工不?”

有句老话怎么说的来着?β区出品,垃圾话天赋都是满的。叶秋瞟了眼正往人堆那边挪的黄少天一眼,估计这小子也是那边来的,滔滔不绝起来都能造成精神污染了。

“苍蝇你好。”叶秋真诚地跟老同学打了个招呼。

不小心中枪的围观群众:“……”

“难怪我还没进门就觉得这塔里的风气十分不对,今年向导小孩都你带啊?”叶秋同情地望了望身周半圈,“可千万别被带歪了,不过还知道顾忌学生自动屏蔽脏字,进步可真不小。”

学生们纷纷眼观鼻鼻观心,表示他们刚入学,什么都不知道。

“咳,”韩文清看不下去了,认为眼前这两人再对损下去十分不利于联盟未来栋梁们的道德思想建设,毫不留情地打断了热情的寒暄,“废话少说。”

顿时四周静得连苍蝇似的嗡嗡声都不见了,然而叶秋丝毫不为所动,废话少说地领着一群蠢蠢欲动的小哨兵小向导沙尘暴一样轰轰烈烈往竞技场去了。

“你给我站住。”一个训练有素的哨兵敏锐的可不止视力,还有精确打击敌人的准确度和威慑力。

蹑手蹑脚准备趁人不备溜掉的黄少天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小韩你真是的,”魏琛皮笑肉不笑地摸出了一本塔规,和蔼可亲地塞进黄少天手里,“叶秋说的话怎么能当真,起码得翻两番吧?”



“这个叶秋怎么回事,光出声不出力,把人当猴耍呢?上上上!说好的英武善战单骑入敌阵的联盟少将呢?哎怎么又倒了一个,这些人中不中用啊到底,那么简单的攻击都躲不过去。上啊!靠又没中,食堂的培根都要哭了……”

黄少天一边恨恨地把塔规抄成了大花脸,一边一心二用地吐槽着战斗。虽然嘴里喋喋不休,只有冷静的眼神透漏出一丝这人实际上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浮躁的蛛丝马迹。

“这样比较省力气。”一个声音从旁边传过来,黄少天扭头一看:哟,还是熟人。

同是β区出身的喻文州也抱着一个本子在那里一心二用地边看下面局势一边倒的“指导战”边在纸上刷刷刷地写什么。

“喔,吊车尾的高见。”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嘴上一点没客气。算起来他跟喻文州还是远房再远房亲戚一类的关系,从小放一起长大的,不过年纪稍微大些后心气也长了些,再加上他自己的确天赋异禀,对这个入学成绩——也就是能力者的基本素质测试——排倒数的向导就实在提不太起兴趣。塔里的吊车尾,上了战场也就是一次性的消耗品,到时候捱不过两场战役就得多少带着点精神损伤回老家结婚去。

喻文州一副习惯了的样子,倒是坐在他身后一排的人凑过来看了眼他的本子,沉吟了一会儿说:“有点意思。”

那人身上的制服是哨兵学院的,高他们一级的图样,脸上神色淡淡的,全然不受周围闹腾的环境影响,正打量着喻文州——唯一诡异的地方是两只眼睛一大一小。

听说高年级有个大小眼儿很厉害——这下连黄少天也好奇起来。只见喻文州在本子上涂了几个极简陋的火柴棍小人,其中一个身上笼罩着不祥阴云一样的东西,旁边密密麻麻整齐地写满了字。

“这什么玩意儿?”黄少天指着那片灰乎乎的东西问。

“精神领域,”喻文州用钢笔末端遥遥指了下白虎假寐的位置,“一叶之秋和叶秋本人中间铺了精神触梢,虽然不多,但能在一定程度上牵制对手,让他自己喘口气。”

“对,”高年级生要过喻文州的本子在几点指了指,“但是这几个地方的牵制比较弱,可以抢。”

这下换喻文州多看了那人几眼,然后垂下眼想了一会儿:“叶秋以战术见长,这个局一直没变化,让旁人看清楚了的话,也可能是陷阱也不一定。”

“可以做到,”那人脸上显出自信,他向喻文州伸出手,“王杰希。”

“喻文州,”向导眨眨眼睛,知道这个名字在学生中间的分量,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少天觉得呢?”

“哪那么多废话,是男人就堂堂正正地决斗。胜之不武啊这,要脸不要脸啊这家伙。”黄少天嘟哝着,一直竖着的耳朵捕捉到底下的一声轻笑。

“那边那个,叫黄少天的?不是要PK吗,塔规抄完了没啊?”

叶秋一脸欠扁的笑容,恨得黄少天牙根痒痒。

“那点小意思当然早解决了,看我这就来收拾你!”

黄少天动作十分敏捷,三两下从观众席高处翻进了竞技场中央。一叶之秋抬起眼皮懒懒地看了他一眼,喉咙里发出咕噜声。他还记得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对话,并不轻举妄动。

叶秋冲他勾勾手指,手里随意拿了把战矛——这么老古董的东西,居然还有人在用,黄少天腹诽。他从旁边武器架上抽了把练习用剑出来,在手上甩了甩,对自己这手打群架练出来的野路子还是有几分自信。

黄少天走了几步,看上去漫不经心,但脑子里牢牢记得喻文州那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怪图,还有王杰希飞快点过的几个位置——他又不是笨蛋,这点小事向来一点就通,这会儿回过劲来,心里清楚那两人讲得一点没错,单单漏了喻文州一句“可能是陷阱也不一定”。

他忽然暴起,敏锐五感捕捉到空气丝缕的精神力波动,知道是那张“网”,迅速判断着它的疏密改变行动方向。

“有两下子嘛。”叶秋拎着矛同他兜圈子,并不上前,黄少天想是他看出自己识破了那精神触梢的门道,心下暗喜,瞅准了一个空隙朝着距离叶秋最近的一个空当冲了过去。

——之后的一切发生得太快了。

叶秋干脆把战矛当了撑杆跳的杆子,撑着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点正在黄少天的目标位置,分毫不差地压着他的肩膀把人扣在地上。

“逮到你了。”叶秋笑了笑。他双臂撑在黄少天身侧,整个人虚虚处在上方,呼吸全都落在后者脸上,轻飘飘的,挠得黄少天不光牙根痒痒,心里也有点痒。

“是我逮到你了!”黄少天猛一发力,就地打了个滚,把叶秋给压在了身下,木剑往叶秋脸边一插,骑在对方胯上神气十足地说,“叶秋叶秋叶秋你认不认输!认不认输!”


哎哟我去,叶秋心想,你再这么晃下去可就大事不好了。


tbc


趁这机会赞美虫爹,虫爹真神灯!

兵荒马乱的,日更是没戏了,咱尽量周更

评论(6)
热度(125)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