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The Tinker | 03

03


黄少天得意了没两秒钟,就被韩文清拎着领子后边拽起来了。叶秋做学生时在竞技场的老对头不作声地瞄了他一眼,对他保留实力的行为不予置评,把一旁还跃跃欲试的学生们轰回去上课了。

叶秋躺在原处望着挂了蛛网的屋顶发呆,魏琛摔了一盒烟在他肚皮上才打断了他的装死行径。

“火。”他言简意赅地感谢道。魏琛真想一脚踩他脸上。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终于以哥俩好的姿态十分不讲究地面对面蹲在场中央吞云吐雾告终。

“说,你回来干什么,有一阵子了吧,地球的PM2.5可不值得怀念,”魏琛还长叶秋几岁,在军队里待过一段日子才回塔中执教,尽管有时候看着似乎不太像回事,但历练出的眼光毒辣却也不是盖的,“联盟那帮老头子总算看你不顺眼舍得把你剖了?”

“找个东西,”叶秋罕有地没接他的茬,“找不到就算了,总会有办法。”

他站起来四周望了望空下来的看台,往刚才黄少天坐的位置看了一眼——那里自然也是空的——走过去一脚把还戳在地上的战矛挑到自己手里:“你们可真教出了些好学生。”

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跟魏琛简单挥了挥手就拍拍裤子走掉了。

“这家伙。”魏琛把吸了半支的烟捻灭了:这危害健康的玩意儿现在要得来并不容易,但他也是个首席向导,即使叶秋一贯把自己藏得很深,他也能觉察到一丁点儿的……

动摇?

魏琛摇摇头,好像要把这个念头从脑子里给晃出去:这词跟叶秋可真是,半点也不搭。



叶秋拐进一间空教室,在后排挑了个座位坐下了。塔的历史不算太悠久,但也算个宇宙闻名的伪著名学府,作为名校传统的一部分,课桌桌面上自然少不了历届学生的真迹;仔细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当今联盟主席四十年前穷极无聊之间吟诵的打油诗,不过那就是历史学家们的活计了,叶秋本人对考古可没什么兴趣。

他在一堆“XX这个弱鸡我要打倒你!OO上”“XO老师拉链没拉,哈哈哈”“SB滚”之间找到几行画风不对、看起来像是考试作弊用的公式,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团皱巴巴的废纸和半截不知道在文具店消失了多少年的木杆铅笔,展开抄了起来。

“站岗呢你?”他头也不抬。

从后门溜进来的黄少天本来大气也不敢喘,这下不知为何露了马脚,一不做二不休翻过两行课桌空降叶秋身边,理直气壮:“你在这鬼鬼祟祟的,万一叫人逮个现行怎么办,我站岗都是为了你好懂吗,这么大的人了不要不知好歹,不过这桌子上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我看看啊……这有什么好抄的?我知道了,缅怀逝去的青春是吧,哎你别伤心,我看你还挺年轻的,不要这么想不开,还用铅笔,怀旧得真彻底,我爷爷都不用这玩意儿了,拍两张不久得了?”

叶秋慢条斯理地把纸片折起来塞回口袋里,觉得自己再不介入这孩子能扯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虽说按照现在的地球状态来讲,海枯石烂也不算夸张。

“你讲得比这上面写的东西精彩多了,要是塔把你聘回来做讲师,保管学生把你说的抄满所有桌子,流芳百世。”叶秋鼓掌。

“那是——”黄少天脑筋一转,迅速反应过来,“你这说我光讲废话是吧是吧是吧!靠靠靠不爽,正好现在竞技场没人刚才还没分出胜负呢我要好好修理一下你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

离奔三还有段距离的“老”叶同志忧伤地摸了摸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茬。

“不是说逮住我了么?”他比划了个做掉的手势。

“你你你……”黄少天“你”了半天,终于憋出来仨有实际意义的字,“你放水!”

他回过味来是在历史课上,正对着光幕里《塔:一段简史》页面上多了山羊胡和八字眉挺胸收腹试图掩饰啤酒肚的将军照片呵欠连天,忽然灵光一闪脑内重放起叶秋攻过来那个一晃而过的画面。

——他是赤手空拳跃过来的。

在当时的情势下,战矛完全可以借力拔出地面,不过要是叶秋当时这么做,恐怕他连小命都没了。

想起这一点黄少天就十分不爽!

哨兵的好战心兼好胜心是写在基因里的,可惜他挑战的人是个向导。

是个传说中,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要小心呵护千万不能磕着碰着的,宝贝一样的未结合向导。这个形容放在苏妹子身上还像那么回事儿,但是同时黄少天也听说,隔壁向导学院的这位院花使得一手好重炮。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所以骑士精神什么的都见鬼去吧,黄少天想。他更想好好打一架。

但是叶秋深谙就坡下驴的真谛,黄少天复杂的心理活动就差翻译成汉字密密麻麻显示在脸上,他看一眼就知道这小子又在纠结理论指导实践的合理性,耸耸肩,摊开手道:“指导战也是很耗体力的,我又没有你们哨兵的怪力,当然要响应帝国纲领坚持可持续发展战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来日方长啊少年。”

这话要是被叶秋的熟人听到了,肯定要骂他不要脸。但是此时的黄少天还欠缺对于敌人的深入了解,险些信以为真。

“哦,”他点点头,叶秋刚要松一口气,便听他接着絮叨了下去,“但是为人师表,欺骗学生是不对的,你当时用精神力搞了花招对吧?那些东西够你省劲的了,要不是文州眼尖看见了还被那个王杰希识破了弱点,我也得吃它的亏。”

“兵不厌诈听过没?”叶秋敲敲桌子,心里记下两个名字,“你们以后是要上战场的,这么天真可不行。走啦,实验室那边还有事。”

“说好的PK呢?你这是耍赖,耍赖知道吗?跟兵不厌诈是有根本区别的!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黄少天不依不饶。

“有空的。”他伸个懒腰,也不见多大动作,轻松绕过了哨兵的围追堵截,临走到门口才回头问了一句,“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讲太空实战?”

“年底吧,基本陆上练习还有五个月,”黄少天摸了摸后脑勺,从几百年前太阳发飙开始人类就不兴以月份和季节给时间分段了,“月”成了纯粹的计算单位,“你来吗?”

“看情况。”

“记得你还欠我一次PK!”

叶秋踩着下课铃出了门,赶在被新一波学生围起来之前消失在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密道里——估计也没人比他更熟这些溜出塔的歪门邪道了。



密实的围墙一角有几块松动的石头,叶秋推开它们,从半人高的地道中钻出来,眼前出现了一片熟悉的荒林。

被众人遗忘的东西反而往往能够保持其原有的面貌。叶秋自认记性不错,却不是个喜欢耽于回忆的人,也禁不住往前走了两步,更接近这个同记忆中几乎一模一样的存在。

少有人踏入过他的精神世界,否则他们会发现,那入口同这片死得不能更死的树林极其相似。

“叶秋”正式注册进入塔中学习,是他抵达地球两年后的事情。在那之前,他跟流浪中偶尔碰上、一拍即合的苏沐秋带着苏沐橙正是混迹于这片荒林与其后广袤的荒漠中勉强生存。

地球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荒无人烟,钢筋水泥的地下掩体无处不在,而多年以前拒绝离开母星的人类后裔生活在其中。几百年时间并不足够一个物种进化成为两支生殖隔离的存在,但在大部分习惯了太空生活的人类眼里,他们——或者“它们”——仍旧是扭曲的。而叶秋他们迅速地适应了与之打交道的方式,冲突和友好长期并存,他们以自己掌握的地外技术交换食物,偶尔溜进塔里蹭课,剩下的时间,便用在了开发那个“禁忌”上。

故地重游,在叶秋这个实用主义者看来目的当然不是感时伤怀,他抬脚刚要迈进树林,无奈手环不合时宜地传来了通讯请求。

叶秋:“……”

早说了他讨厌这些该死的通讯器。

红色级别,果然是联盟临时召唤他回去救急——这些年边境上动乱不止,境外的部落们大概纷纷研读了论持久战,学会了打游击,大入侵没有,小动作不断,搞得中央焦头烂额,恨不得在宇宙中造起长城,然后一举打出关外。

叶秋的手揣在口袋里,琢磨着这个他跟苏沐秋蹭课时研究出来的公式,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物理化学变化,在他的精神领域里变成一颗蛋的。


他刚教育过黄少天来日方长。不过嘛,人们也说,世事无常,顺势而为。


tbc

日子过得太糟心,更一点儿自我治愈一下

评论(9)
热度(102)

© 酸汤鱼粉 | Powered by LOFTER